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午饭
    梁诗韵的父亲,高宴也有接触。楚夏特地去询问了一番对方的喜好;又向已婚的朋友们请教了一些见家长的经验后,心里总算心里有了点谱。
    周末,正值端午。楚夏带着特地托高宴买的茶叶和山珍,又细心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后,和梁诗韵一起去拜访梁力达。
    到达的时候,已近中午,梁父和继母早已在等着了,两人下车,继母赶紧招呼人先进来。
    楚夏从后座里将东西拎出来,挂着温和的长辈都喜欢的笑,一进去就先叫叔叔阿姨好。
    这还是楚夏第一次见梁诗韵的继母,看上去是个温柔的妇人,眉眼温润又清澈,和干练严肃的方沅看上完全两个类型。
    至于梁父,楚夏多年前远远见过一面,是个看上去很随和却又透着精明的典型生意人形象。
    只是不想,这才没过几年,他整个人看上去就苍老了许多,精神也不如从前,或许这也是梁诗韵不得不接手公司,挑起重担的缘故。
    四人一起进屋,佣人帮忙拿过楚夏手里的东西,同客厅中坐着的人招呼说客人来了。
    楚夏望过去,这才发现梁意也在,正绷着一张脸歪在沙发上玩手机。
    “这是诗韵弟弟,小意。”继母不知道之前公寓发生的事,一边招呼楚夏入坐,一边走过去拍了一下梁意,让他起身叫人。
    “姐,回来啦。”梁意抬头,敷衍地招呼了一句,起身就去了洗手间。
    整个过程,仿佛压根没看到楚夏一般。
    “这孩子,才放假回来,还在倒时差呢。”继母讪笑。
    楚夏只好跟着笑笑:“没事。”
    四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天吃了些水果,佣人过来说午饭好了。
    继母连忙招呼着大家过去吃饭。饭桌上,梁父坐在主位,楚夏坐在下首,梁诗韵坐在楚夏对面,梁意则靠着梁诗韵坐在了她旁边。
    “楚先生不是本市人吧,不知道你习不习惯咱们这边儿的口味,好像你们那边是吃辣的,是吗?”  桌上一大桌菜,继母起身将两个带辣椒地换到楚夏跟前。
    “阿姨叫小楚就行,我不挑的,都行。”楚夏  连忙伸手帮忙,“而且,我听诗韵说过您的手艺特别棒。”
    “这有些人啊,就是不挑,什么都想试试。”梁意忽然插话,“只是呢,这人生啊,不是菜市场,什么都可以看看比比,挑挑捡捡,回头还能买到你想买的食材——”
    “喝点汤。”梁诗韵将刚盛好的汤端到他面前,示意他别乱说话。
    梁意这才收口。正好梁父提议大家举杯走一个——
    “爸,你不能喝酒。”之前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梁力达的身体恢复地并不太好,梁诗韵当即出声提醒。
    “饮料、饮料。”梁力达亮了亮杯子。
    梁诗这才跟着举杯,她一会儿要开车,杯子里的一样是饮料,但楚夏的杯子就不一样了,梁力达特地给他开了一瓶白酒。
    大家端起杯子,杯沿叮当相碰,笑着互相祝福端午快乐。
    都说酒是男人之间的沟通桥梁;梁力达现在虽然不能喝酒了,但习惯还是没改,接下来的饭桌上,没一会儿就找楚夏碰杯。
    楚夏只能陪着他一杯一杯地喝,认真地回答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就见了底。
    他许久不曾喝白酒了,微微有些头晕,忍不住用手揉按太阳穴。
    “爸,你们多吃点菜——”梁诗韵眼见状蹙眉,瞥了一眼过来换酒瓶的佣人,示意她别再拿了。
    梁意侧目轻哼,忽然开始用勺子搅动鸡汤。
    这举动多少有些没教养。
    这还当着客人的面呢,继母有点看不过去,小声问他:“你找什么?”
    “鸡心。”
    “你不是不吃内脏吗?”
    “以形补形。”
    “?”
    “我给我姐找的,给她补点心。”
    “……”梁诗韵。
    午饭就在梁力达好楚夏的一问一答和梁意时不时地见缝插针地阴阳怪气中过了。
    楚夏喝得有点多,饭后,梁诗韵扶他去客房休息。
    继母兑了杯蜂蜜温水给她,楚夏喝了觉得有点犯困,倒床上就睡着了,再次醒来发现日头已经偏西,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
    房间及外面的走廊都静悄悄的,楚夏起身找了一圈都没看到梁诗韵,路过楼下茶室的时候,却见到了正泡茶的梁力达。
    “你醒啦?诗韵被小意他们钓鱼去了。”梁力达向楚夏招手;“过来,陪我喝茶。”
    楚夏走进茶室,发现梁父正在泡普洱,生普。
    他把茶杯端到他面前,黄绿的茶汤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如花似蜜的香气。楚夏小小地啜饮一口,喝得出是好茶,但具体怎么好,他又说不上来。
    好在梁力达也没问他这个,只问:“睡了一觉,头还晕吗?”
    “……还好。”
    “中午让你喝这么多,不好意思啊。”梁力达,“不过呢,我只是想看看你的酒品。”
    “……”这话,楚夏不知道怎么接,只好继续喝茶。
    “我啊,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公司一直靠诗韵撑着。”梁力达见他杯空了,又给他斟上,“她性格要强,有时候也会让你觉得辛苦吧?”
    “怎么会。”楚夏屈指扣桌,连忙否认。
    梁力达笑,自己也倒了一杯,喝完才缓缓放下杯子:  “其实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