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婚礼03
    凌岚感觉头皮发麻。
    她和王侑坐在客厅面对着对面的叁脸懵逼,稍微有些喘不上气。
    “妈……”凌岚终于受不了这个沉默,出声提醒。
    妈妈终于反应过来,声音都有些发颤,“那,那什么,你,你们刚才说,寰宇集团,是,是那个寰宇广场那个吗?就b城市中心也有的那个?”
    王侑点头,“是的。我是寰宇集团的现任负责人。”
    “慢,慢着,我,我好像在那个财经杂志上看过你!”哥哥回过神,他在沙发前面的茶几里翻找了几下,“糟糕,在哪一期来着?”
    王侑提醒,“今年7月刊。”
    “哦,好的。”哥哥抽出其中一本,  看着封面就愣在原处,他抬头在王侑的脸和封面上他的单人照反复确认了几下,声音都变调了几分,“真,真的是你!?爸,阿姨,你们看,你们看!!寰宇集团总裁王侑的独家访谈,上面还有照片。”
    继父和妈妈互相确认了一番,这下连心底那点疑虑都被彻底打消,剩下的就纯粹是震惊。
    妈妈抬头看着凌岚,声音带了些责备,“岚岚,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不提前告诉我!?那,那什么,王,王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是……多有怠慢!”
    王侑的回答礼貌又正式,“妈,我是你的后辈,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更何况我这次过来就是希望正式得到你们的同意,请你们把女儿的未来托付给我!”
    “这……”妈妈整个人都懵了,她从没想过自己家的姑娘有这种造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沉默了半天,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岚岚,你跟我过来,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凌岚一愣,她没想过妈妈会这么做,她和王侑对视了一下就乖乖站起来,“哦。”
    “失陪,失陪一下。”妈妈打完招呼就和凌岚耳语了几句,凌岚也就乖乖跟上。
    “……”王侑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凌岚被带到妈妈的房间,门被关上,她看着妈妈的背影,突然发现她比记忆里的样子矮了一些,在她的印象里妈妈一直是很高大的。
    “妈……”凌岚见氛围不对,半开玩笑地试探道,“你,你不会要打我吧。”
    “我倒是想!可惜棍子早都被我扔了!”
    “我,我知道瞒着你们是我不对,但是从订婚到结婚我连个反应时间都没,我自己都还懵呢,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
    “岚岚,”妈妈转身靠近她,“跟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了?小王跟你是不是奉子成婚?”
    “诶?”凌岚赶紧摇头,“不是的!我们有做避孕的。”
    “避孕?”妈妈想起什么,语气严肃起来,“你还在吃那种药不成!?”
    “没,”凌岚赶紧摇头,“他,他做。”
    “这还差不多!”妈妈松了一口气,“那他倒是比你大学那小子靠谱!”
    “呃…妈,他就是我大学那个。”
    “什么!?”妈妈一脸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
    继父和哥哥同王侑在客厅里谈得很和谐,哥哥对商业的东西本来就略知一二,也会玩玩股市,经常购买翻阅一些财经杂志。
    “…市值和本身真正估价当然还是有差别…磐石科技近期那些波动的确不太正常,可能和他们公司更换管理人以及几个大股东恶意抛售有关,他们内部一定是出了点状况。不过我和继任者吴维松打过交道,他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算是我的学长。他本人管理经验丰富,很有能力,而且磐石的资金链和盈利状况都没有根本上的问题,所以你可以不用急着往外抛,先拿在手里,没有意外过了这阵子会回去的。”王侑认真地回答哥哥关于股市的问题,从头到尾都没有哥哥和继父想象中的那种有钱人高高在上的感觉,相反非常礼貌和谦逊。
    “原来如此!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原因啊,谢谢你帮我分析!”哥哥表现得非常兴奋,他显然被王侑对金融和商圈的知识量给征服,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小他好几岁,哥哥看见凌岚和她妈妈进来,笑着招呼,“阿姨,凌岚,你们回来了。”
    王侑转头就看见凌岚,他站了起来走向两人。
    妈妈看着眼前这个优秀得过分的年轻人不禁红了眼眶,她笑了起来,脸上有清晰明显的沟壑,“小王,岚岚以后就拜托你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就希望,你以后别让她受委屈。”
    王侑认真地看着凌岚的妈妈轻轻颔首,“好。”
    凌岚把他们提前准备好的礼物逐一送给妈妈继父和哥哥。
    “不用了,这也太客气了!”妈妈愣住,她打开的那个精美的礼盒里有一条珍珠项链,那珍珠成色极好,不仅直径大而且颗颗饱满,属于每一颗都能单独拿去做戒指的品质,最关键的是它们每一颗大小几乎一样,在盒子里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和珍珠一起的还有一个深紫色爱马仕鳄鱼皮包。而哥哥和继父各自收到的是两只不同款式的劳力士手表。
    “岚岚,这真的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继父看着桌子上一些总共价值百万的礼物,觉得双手都有些发颤,桌子上这些东西比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还贵上不少,而他们就这么轻易地当成礼物送了出去了?
    “是啊,你们带礼物普通点就好,这个真的有点……”哥哥也有些腿软。
    “……”凌岚看着他们的反应腹诽着如果让他们知道王侑光是来拜访他们都损失了将近800来万不知道作何感想,反正她到现在都心痛得在滴血。
    “请收下吧,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王侑扣住了凌岚的手,“比起你们把凌岚照顾长大,这点真的不算什么。对了,我这次来还想问一下你们结婚的习俗,我还需不需要额外准备些什么?”
    “不用了,这么多已经……”妈妈赶紧开口。
    “这是初次见面的礼物,和结婚无关。对了,”王侑递上几张烫金请柬,“下周六我和凌岚会正式在a城的星寰酒店举行婚礼,我会负责你们来回的机票和所有费用,希望你们到时候来参加。”
    “……”
    王侑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已经洗过澡的凌岚迅速把什么东西放到身后。
    他一边擦拭未干的头发一边坐到床沿,“藏什么呢?”
    “没,没什么……”
    王侑捋了下头发,“反正我是一定要看的,你不如自己给我。”
    “啧,你是什么流氓吗?”凌岚不情愿地把手头上的一本薄厚适中的小志塞到了王侑手里。
    这是一本校刊。
    王侑随手拿起来翻了几页,就看见了一篇署名凌岚的作文,题目是乌鸦少女。
    凌岚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是,是我高中写的,文笔很生硬,可能还有点矫情…你,你还是别看了…”
    王侑无视她的拒绝,一把把凌岚揽到怀里,靠在床头翻阅她写的东西。
    整篇文章不过6、7千字。
    故事讲述的是小女孩一生下来就发现身上长着乌鸦羽毛,父母觉得她恶心就抛弃了她,周围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怪物,经常有人故意欺负她,久而久之,她变开始憎恨着身边所有人。
    后来她听说在很遥远的北极有一个能够将她变回正常人的巫师,她踏上了寻找解药旅程。她在路途中邂逅了一只也想要破除诅咒的青蛙,青蛙跟女孩说自己是被诅咒的王子,希望女孩带着他一起去北极,因为青蛙的身体太不方便,他没办法一个人去。而少女就趁机威胁他,如果她帮他破了诅咒,他要许诺给她王冠和盛大的婚礼,要让所有抛弃欺负过她的人刮目相看。青蛙答应了她的要求。
    女孩从此跟着青蛙一起上路,两人一路打打闹闹,感情也越来越好。但是越靠近北极的路上越凶险,也越来越冷。最后小女孩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力量,在她快被冻死的时候,青蛙哭着跟她道歉说他骗了她,因为他不是王子,只是一个喝错了巫师药水的小偷,不可能给她王冠和盛大的婚礼。乌鸦少女却笑着说无所谓,反正王子也不会喜欢长了黑黑羽毛的女孩。其实这一路下来,她早就不在意他到底是不是王子,也不在意她有没有王冠和婚礼,因为她得到了这辈子唯一的朋友。
    故事的结局,少女和青蛙没能如愿以偿找到巫师,他们彼此依偎,被冻死在了暴风雪中。
    凌岚看着安静的王侑有些焦虑,赶紧说,“这是当时老师布置的作业,要仿写一篇童话故事,所以才会有些孩子气。对了,我那时候特别迷人工智能那部电影,就是那个机器人小男孩想要变成真正的人得到妈妈的爱,我受到它的启发,所以才会……”
    王侑紧紧抱住凌岚亲吻她的耳朵,“我会给你王冠和盛大的婚礼,凌岚。”
    “……”凌岚一窒,随后带来哽咽声开口,“你到底是怎么看的?我故事的结尾明明写的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比王冠和婚礼更重要啊。”
    王侑的嘴唇流连到她的后颈,哑着声音开口,“这又不矛盾,只要你想要,我全都给你。”
    “……”
    “不要……”凌岚娇嗔着推搡他,“王侑,这,这是我继父家…”
    王侑吮舔她的脖颈,“所以你要安静些。”
    “不是,你别…别摸…啊……”凌岚感受他的手抚摸上自己的胸乳和阴唇,开始细细搓弄撩拨,没几下就出了水。
    “让我做一次…好不好?”王侑染了情欲的声音特别蛊惑人心。
    “可,可如果有人进来…”凌岚感觉那根火热的肉棒贴着她的臀缝,小腹都开始发软,“啊…别,别蹭……”
    “嘘…别出声。”
    凌岚的耳边传来王侑耳语的气音,她都被他弄得全身无力,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王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脱下了她的内裤,阴茎滑进了她湿濡的腿缝。
    “啊……”凌岚呼吸乱了,“不行,出,出去…王侑…”
    “可你都湿成这样了。”王侑感受她腿心涌出的蜜液,继续扰乱她的心智,“我这次不折腾,很快结束好不好?”
    “可,可是,没带套子……”
    “没事,”王侑的龟头抵进她的肉穴,咬住了她的耳朵,“你忘了我们要结婚了么?宝贝,如果真的有了,就生下来吧。”
    王侑挺动他的窄腰,一插到底。
    “啊……”凌岚脑内有一瞬间的空白,差点直接到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