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荣乐再次布局
    一回到公主府,织月便往荣乐的院子走去,刚走到院子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惠国公主来了。”站在门口的丫鬟一见到织月,便连忙扬了扬声音,高声道。
    里面的声音这才停了下来,“我方才从宫里回来,正欲来和皇姐说一声我回来了呢,皇姐在做什么呢,若是不方便,我便等会儿来好了。”
    荣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月儿啊,进来吧。”
    织月一走进去,便瞧见一地的碎片,她愣了愣,有些惊愕地道,“皇姐你这是怎么了?”
    荣乐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问织月道,“今儿个去宫里可还开心,都做了些什么?”
    “一点也不开心,父皇竟然想要将月儿嫁给那个什么王尽欢呢,就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荣乐闻言皱了皱眉,脑中却盘算着,那王尽欢与宸王素来要好,若是织月嫁给了那什么王尽欢,便是多了一个宸王做靠山,这无论如何,对自己都是不利的。
    这样想着,荣乐便拉着云裳道,“那王尽欢确实不是一个好的夫婿人选,听闻他如今虽然没有娶妻,可是美妾却是纳了不少的,这样花心的人,你若是嫁过去,铁定是会吃亏的。”
    织月点了点头,“是啊,虽然王尽欢救了我一命,可也犯不着以身相许啊。”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看了荣乐一眼道,“皇姐,我瞧着你似乎有些不开心的样子,是哪个下人犯了错惹你不开心了吗?”
    荣乐望了织月一眼,皱了皱眉道,“昨儿个那个和尚给我婆婆测字,结果今儿个整个皇城都在传,说什么元辰方丈的亲传弟子测字,说我克夫,还说我刻薄不孝敬婆婆。”
    “啊?”织月瞪大了眼,“可是昨儿个就我们几个人在场啊,究竟是谁这么坏,竟然将此事四处乱传,皇姐,咱们可不能轻易地饶了他。”
    “是管家回去与他媳妇儿说了此事,结果那贱妇便在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将此事传得人尽皆知。”
    “是吗?”织月垂下眼,掩去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那皇姐准备如何做呢?”织月又问道。
    “怎么做?”荣乐冷冷地哼了一声,“流言止于智者,我若是现在急着去澄清,说不定只会让留言愈演愈烈,我已经让人去边关打探驸马爷的消息了,只要到时候带回来驸马爷平安无事的消息,留言自会不攻而破。”
    织月笑着道,“姐姐说的是,这种小人犯不着与他计较。咱们到时候用事实说话便好了。”
    荣乐点了点头,没有应声,扶着额头,一脸的疲惫。织月见状,连忙道,“既然姐姐累了,那月儿便先告退了。”
    荣乐听见织月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才冷冷一笑道,“没想到,我在这府中呆了这么些年,却也比不得一个小小的丫头送的几本烂书。织月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便如此懂得收买人心,日后岂非了得?这样的人,留着,对我而言只会是祸害,必须要尽快除掉,一日不除,我心难安。”
    身后站着的清儿连忙应了声,“都怪织月公主,没事就给老刁妇送什么经书,收拢人心……”
    一转眼,便到了荣乐举办小宴的时候,为了这场小宴倒也费了些心思,也确如她之前所言,基本全程的筹备都让织月参与进去。
    一般而言,小宴都是中午举行,只是荣乐却将时间定在了早上,织月便起了个大早,跟着荣乐到浅心阁去做最后的确认。
    浅心阁中有一个湖,弥漫着淡淡的雾气,置身其中,倒是感觉如仙境一般,倒也与荣乐为小宴定的主调子十分符合——浮生一梦。
    客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走了进来,雾气弥漫之中,有淡淡的乐声响了起来,弹的是飞仙曲。
    “这里真美啊……”织月听见一声接着一声的赞叹传来,忍不住笑了笑,对着洛水道,“我时常不明白这些人的逻辑,明明什么都瞧不见,有什么美的?”正说着,便听见一个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啊呸,啊呸……这是哪儿啊?玄九宸,你快挨我近些,我快要看不见你了,什么都看不见,这还怎么玩?”
    是王尽欢。织月微微翘了翘嘴角,这个人,倒还真是会破坏气氛。不过,方才他似乎是在叫……玄九宸?宸王也来了?
    织月倒是觉得有些吃惊,宸王不是从来不参加这些风花雪月的宴会的吗?怎么会突然跑来了?
    “公主,这边走,荣乐公主已经在湖心亭等你了。”一个侍女匆匆跑了过来,见到织月这才松了口气,抬起手擦了擦额上的汗。
    待到了湖心亭,就连织月也忍不住赞叹几分了,方才还仿若眼前蒙了一层纱,现在却突然的看得十分清晰了,只是,唯独这湖心亭中看得十分清晰,再看周围,却似乎被什么隔了开来,那边都是团团雾气。这种感觉,恍若置身云端。
    “月儿,小宴就快要开始了,还不快过来?”荣乐对着织月招了招手。
    “皇姐,这个地方真美,方才明明在雾里的,这儿却没有一点雾仿佛不是在同一个世界,却能够看得见那雾气的样子呢……”
    似乎有什么不对,是了,织月突然发现,自己站在这里,能够十分清晰的瞧见雾气里的人,他们的神情动作。只是,若是不仔细留意,是不会发现的。
    荣乐笑了笑,“这便是这儿最奇特的地方了,好了,马上客人们都要过来了,你也先落座吧。”
    织月点了点头,在主位之下坐了下来。
    接着便有人从雾中走了出来,一个个都在对着这奇特的景象啧啧称奇,荣乐瞧着他们的神情,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织月瞧着众人似乎都没有发现这雾气的秘密,皱了皱眉望向荣乐,却见她眼中带着几分得意,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玄九宸,玄九宸,快看,这儿看得清了耶,这也看得太清楚了吧?好奇怪啊……”王尽欢咋咋呼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荣乐站了起身,朝着他们走了过去,“皇叔。”
    宸王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荣乐也没有在意,笑着道,“皇叔能够来,荣乐觉得十分荣幸呢。”
    “那个是宸王啊?”
    “天啊,我竟然能够这么近的瞧见宸王。”四面响起许多女子的窃窃私语。
    宸王走到织月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道,“尽欢想要来瞧瞧,却又没有收到请柬,本王便带他来玩玩了。”
    荣乐闻言,微微一愣,笑了笑对着王尽欢道,“是本公主疏忽了,忘记给王公子发请柬,下一次一定亲自将请柬送到王公子府上。”
    “那个王公子是什么人啊?宸王为什么对他这么好?莫非宸王是短袖,与那个王公……?”
    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到织月耳朵里,织月一愣,忍不住想要发笑,只是看着宸王的目光似乎若有若无的落在了自己身上,也不敢太过放肆,只好低着头,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乐声渐渐响了起来,众人也纷纷从美景中醒了过来,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待人差不多坐满了,荣乐才扬了扬手,笑着道,“今儿个很荣幸为大家办这个小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本就是一场随性的宴会,大家不用拘束,随意玩乐便好。”
    织月只觉得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起眼来,顺着目光的方向望去,便望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莫静然。
    瞧见他,织月才想起了之前荣乐千叮万嘱让自己记得的事情,便是在今日的小宴中,代替她好好的招待招待莫静然。
    想到此处,织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真是,十分有意思呢,似乎,好戏就要开场了呢。
    “这浅心阁中风景甚好,所以今儿个的小宴,第一件事情,不是比文,咱们也不比武,咱们便先逛一逛这浅心阁吧,不过,众位才子佳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自然也应当好生比划一下了,这浅心阁中,藏了一些字谜,诸位在观赏美景的同时,也可以找一找字谜,谁找到的字谜多,并且能够顺利的解出来的话,可是有奖品的哦……上一次,我们的奖品是,皇城中的一家酒店,这一次,我们的礼物绝对不比上一次的小,本公主拭目以待大家的表现了。”荣乐靠在椅子上,带着几分慵懒地道。
    一间酒楼?倒真是出手十分的大方呢,有美景,还有美人,若是有些才华的,还能赢一份大礼回去,怪不得都说,荣乐公主的小宴是极其受欢迎的呢。
    众人闻言,都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荣乐看着众人的反应,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笑着道,“湖周围也有一些美食,任大家取用,大家就开始吧。”
    “玄九宸,玄九宸,有好吃的,快,跟我走……”王尽欢闻言,眼中放光,连忙拉住宸王的手,便消失在了迷雾中。
    接着,众人便都散了开去,纷纷去看景,找字谜去了,只留下了荣乐和织月,还有,莫静然。
    “莫公子,今日荣乐实在是有些忙,照顾不周还请多多海涵,为表歉意,便让皇妹带着你四处走走吧。”荣乐站了起身,走到莫静然面前站定。
    “公主客气了。”莫静然笑了笑,转过身望向织月,眉宇间是满满的温柔。
    若不是因为前世的那些事情,织月定然也会被这样的温柔给骗住,不过,这一世,她若是再相信了这样的假象,那她也就妄自多活了一世了。
    “月儿,这儿也没有其他的事儿了,你便去陪着莫公子走走吧。”荣乐转过身对着织月道。
    织月点了点头,低着头,仿若十分害羞一般,轻轻地走到莫静然面前道,“莫公子,这边请。”
    莫静然便连忙跟了上去。
    荣乐勾起嘴角,眼中盛满了杀意,“元织月,本公主倒要瞧瞧,这一次,你要如何逃过本公主的手心。”
    “公主……微臣叫莫静然,不知公主可还记得微臣?”莫静然的声音在织月身后响了起来,轻轻地,带着几分试探。
    织月笑了笑,掩去眼中的哀伤,“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你在本公主的及笄礼上,给本公主吹了一曲,虽然本公主忘记那是什么曲子了,不过似乎还是挺好听的。”
    “公主喜欢吗?若是公主喜欢的话,那微臣以后可以经常给公主吹笛子。”莫静然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
    织月微微笑了笑,没有回应,只是指着身边的一棵树道,“咦,莫公子,这儿有一个字谜呢?”
    “嗯?什么?”莫静然似是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愕然,却又在话问出口的那一霎那想了起来,“啊,字谜啊……”
    莫静然伸出手,正欲去拿,却见到一只手快速的将那写着字谜的果子给拿走了,从上面取下了写着字谜的羊皮纸,“喂,玄九宸,你瞧,这上面有字谜也?把字谜包在我最喜欢吃的橘子上,真是烦人,诺,给你。”
    织月抬起眼,便撞进一双冰冷的眼中,她连忙笑道,“皇叔……”
    宸王微微点了点头,伸手展开了手中的羊皮纸,“视而不见,掩口耳听。应当是,祈。对吧,莫公子?”
    莫静然一愣,连忙道,“是啊,是啊,就是祈,王爷才华横溢,微臣佩服。”
    宸王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织月一眼,便错身从织月身边走了过去。
    “差一点儿便拿到了,方才那个字谜挺好解的。”莫静然显得有些懊恼,微微叹了口气,又转过身望着织月笑着道,“公主,方才微臣在来的时候瞧见了一个字谜,不如公主跟着微臣一起去瞧瞧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