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孽
    六儿来禀报这一消息的时候,长苏正在玉兰苑后院正拿着把细小剪刀,对着那芍药精根部直比划,这芍药精近日总在半夜哭泣,实是扰乱他清修,他正因芍药精的哭嚎声恼火不已,听说内门有人欲拜沉炽为师,冷笑一声。
    六儿一听就知道这是“拒绝”的意思,硬着头皮劝:“我听说这女子天赋极高,是个好苗子,另外...您不是老嫌沉师叔扰您清修么,这不刚好给她找了事做,这要是…拒绝了...沉师叔又会来……”
    果然,长苏立刻厌恶的挥了挥袖。
    六儿赶忙去大厅带二人进了玉兰苑。
    沉炽走路也不是规矩的,被地面上凸起的石板拌了一脚,叶倾城赶忙上前一步接住她,扶起后又轻揉了揉她的发梢,温和的低声了一句:“小心”。
    树荫里背手站着的某人,目光在叶倾城那只手上一凝,再一转,见那被揉的人胆敢笑的欢天喜地,神色更冷了几分。
    六儿察言观色,笑着上前打断二人“姐妹情深”:“叶师妹请去前厅坐坐,尊上有话告知沉师叔,随后就来。”
    叶倾城是个守礼的,被六儿请着便往前去了,但走了两步悄悄回头向沉炽笑着告别,沉炽对此举甚是不解,内心暗暗猜疑女主各种行为变化,一回头却被她家师父十分不悦的冷面吓了一跳。
    “师父……我做错什么了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虽说是男女才有别,但如今时代不同,性别不能阻碍人们相爱,你作为掌门弟子,理应以身作则,切勿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些...难登大雅之堂的事...”长苏板着脸说教了起来。
    “我与叶倾城不过才认识,”沉炽歪歪头,“另外我们两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啊,难道身为掌门弟子不能与同门弟子有任何接触?”
    长苏一挑眉,觉得她说的……嗯,挺有道理的。
    “难不成师父吃醋了?”她指的当然是叶倾城,估摸着这两人刚碰面就看对眼了,这不...连醋都吃上了。
    长苏呼吸一滞,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转身大步往前厅去了。
    等在前厅的叶倾城正喝茶,忽见白衣掌门满身冷意的走进来,那神情怎么看起来比方才更阴沉不悦了……
    沉炽本欲在叶倾城身旁坐下,一看长苏脸色,眼观鼻鼻观心的乖乖立在师父手边。
    长苏把叶倾城眉目一黯的神情尽收眼底,接过他家徒弟双手奉上的清茶,眯着俊目抿了一口,总算冷面微融。
    但即便如此,他也只和沉炽说话:“她欲拜你门下?”
    沉炽本想说“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拜入你门下的”,但怕惹怒长苏,又把她分配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做送命任务,只能温声道:“叶倾城在本次大选中脱颖而出,是个天赋异禀,值得培养的女子,但...徒儿能力有限,并没有能教得出去的本事,且最近任务繁重,无心收徒...”
    她把好话都说在了前头,毕竟是婉拒,还是不得罪人的好,当然...
    “当然...我想专心陪伴师父,即使可能时间不多...”
    顺便做做任务,拍拍长苏的马屁。
    马屁拍的还算到位,长苏甚至微微笑了笑:“你有此心,吾心甚慰,但...吾认为此等天赋极高的小辈弃之可惜,你不是...很闲么?”
    这话里的意思……沉炽和叶倾城面面相觑:他同意了!
    沉炽不干了,“认真的?!”
    长苏笑眯眯的点头。
    自然是真的!最好烦上她个五年八年的,别再扰他清修。
    “不……啊不是..就是叶倾城她也并非是想拜入我门下,而是想拜入师父门下,对不对?”沉炽急了,拼命冲着叶倾城使眼色。
    然而对方跟没瞧见似的,起身拱手道:“尊上,我欲拜师叔门下。”
    长苏忽然觉得这叶倾城顺眼了许多,微微点头,“那么,明日来玉兰苑行拜师礼罢。”
    挥挥袖摆,赶客的意味很明显了。
    沉炽张了张嘴,欲再争辩,却被长苏一个冷眼制止。
    哎..作孽啊...
    “如此就多谢尊上了。”叶倾城对着长苏行了个大礼,起身后却是冲着沉炽眨眨眼,不知何意。
    果然还是不顺眼。
    长苏看着叶倾城眨眼,皱着眉嫌弃。
    沉炽看他那冷冰冰没人气的样子就生气,但奈何敌我悬殊太大,她只能暗自腹诽:敢情这两人互相吃醋拿她当枪使,这拜师一说竟不需要经过她当事人同意。
    可气!
    叶倾城这边见着气氛不对,匆匆告别溜之。
    剩着怨气冲天的沉炽与悠然自得的长苏大眼瞪小眼。
    长苏一只手支在额上闲闲的看着脸色不佳的沉炽,缓声轻慢问:“你还有事吗?”
    有事!当然有事!
    沉炽冷声道:“徒儿多谢师父给我挑选如此优秀的弟子呢。不过...师父您也知道,我的本领都是无师自通,没个规律,也没有什么准确的法儿,可没什么好传颂与她的,您比我更合适点。”
    “这有何难,为师也并没有教你什么,只需扔个心法自我领悟即可。”长苏端起茶盏,轻飘飘的把话堵了回去。
    沉炽一听气的都要爆粗了,六儿还火上浇油,在一旁狗腿的说:“这叶师妹选举我也看了,悟性很高。”
    长苏垂目轻轻吹着茶,“你还有事吗?”
    “……”行吧!小不忍,则乱大谋。
    沉炽清了清嗓子,行大礼:“多谢师父,师父的大恩大德徒儿没齿难忘,必会涌泉相报,师父,只要你一句话,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才怪!
    【行为规范!加20分!】
    好了,她自该功成身退了。
    然而...
    “对了,明日的拜师礼拖延至后日罢,,,”忽然,长苏在她身后传音道。
    沉炽顿住脚步,微微侧脸向后看着他灰白的衣摆,“为何?”
    长苏不语,向六儿使了个眼色,让他带着沉炽离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