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8番外一:嫉妒松鼠
    苏乔一跃成为已婚人士,生活好像跟之前也没什么不同,倒是偶尔多了一些应酬。
    一次规模很小的普通聚餐,皆是陈望发小,人不多职业却没有重样。
    公立医院的医生徐易之,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程少阳,加上陈望这种大大小小产业的老板,苏乔只能占一个无业游民的头衔。
    她已经办完离职手续,上司后来曾邀请她重新入职,她没有接受。
    陈望建议她考虑回到最初工作的起点,依旧被她否定了。
    人一生,路很长,走回头路确实没有必要,至少对于当前的她来说不需要。
    这是一家名为锡林郭勒烤全羊的店,本着原汁原味的原则,宽阔的围院中扎着数个蒙古包。
    花纹点缀的白色门帘后面还有第二道帘子,穿过两道遮挡,内里正中摆了一张圆桌,中间燃着火,有扑面而来的热气。
    天气稍稍转暖,这样的温度再合适不过。
    全羊在厨师的妙手下,变成一道道可口的美食,最后将羊排剔下烤酥,撒上椒盐便大功告成了。
    徐易之处于休假中,难得清闲,看什么都有兴致,吃什么都有胃口。程少阳则恰恰相反,最近被家中长辈要求,与韩氏的千金共处,性格不合叁观不合,一个脑袋两个大。
    苏乔觉得奇怪,毕竟程少阳他哥的人生大事还没着落,怎么着急起程少阳来,陈望帮她夹了一根羊排,悄声解释:“韩家看上程家,程家做顺水人情,成与不成先合作项目。”
    程少阳耳朵尖,陈望的话听了七七八八:“喂喂喂,幸灾乐祸还是兄弟么?快给我想个办法。”
    陈望和徐易之对视了一眼,都没接茬,苏乔咬着羊排问:“你想干嘛呢。”
    “摆脱她!”程少阳愤愤道,“就拿上次吃饭来说,她先说想吃日料,好我带她去正宗日料店,停好车没来下,她却改变主意要吃川菜,我忍。好不容易去了川菜馆,她又要吃烤鸭……你们说,这个韩青青是不是故意的!”
    苏乔愣了一下:“韩青青?”
    程少阳啊了一声:“是啊,有什么问题。”
    苏乔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没问题,你继续。”
    徐易之噗呲一笑,抿了口酒。
    程少阳的话匣子一旦打开了就很难停下来,陈望示意苏乔喜欢吃什么多吃点的,偶尔接一两句点评。
    “你对她没意思,她对你也没意思。”
    “她凭什么对我没意思,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花见花开……”
    徐易之摆了摆手打断他:“孔雀开屏。”
    程少阳噎住了,呛了两口酒:“是兄弟就不要埋汰人。”大概是吐槽累了,开始沉默啃起骨头。
    苏乔最近胃口欠佳,本以为吃不下什么,谁知道美食诱惑太大,稍不留神吃过了。
    恰好此处距离兰陵大学并不远,苏乔果断了拉着陈望去学校散步。
    几年的时间变迁,学校外的马路变了样,增了红绿灯,建了过街天桥,火锅店没了,饺子馆也不见了,底商更不知更新换代多少回。
    倒是网吧一如既往地朝南开门,它的邻居仍旧是那家绿色logo的超市发。
    苏乔探头探脑地往外看,心想,不知道那对卖手工水饺的老夫妻还在不在。
    陈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车能开进去吗?”
    苏乔收回视线,压下心中丝丝失落感:“没有通行证当然不行了,我们走进去。”
    “先去哪里转?”
    “小花园吧,旁边还有小超市,我要买一瓶绿豆冰,不,买两瓶。”
    陈望忍不住笑了:“嗯,我们把车停东门,离超市最近,买了绿豆冰一边喝一边散步。”说完他便打转方向盘,慢慢靠近路边白线的停车位。
    苏乔还没说什么,身子在转弯惯性的带动下歪了歪。她抓着扶手稳回中央,忽然想到什么,“诶”了一声。
    陈望倒车入库,一气呵成。
    放下手刹后,陈望取下自己的安全带,又倾身解开苏乔的。
    他靠近她时,苏乔瞧着他,眼睛眨了又眨:“路线这么熟,你是不是来过我们学校?”
    陈望看着她扑闪扑闪的眼睛,睫毛在阴影下毛茸茸,他很想摸摸,又觉得自己幼稚,便作罢微一颔首:“来过。”
    苏乔的脖子偏向他:“什么时候啊,没听你说过。”
    “几年前了,过来见合作人,后来蹭了一台晚会……”
    他垂了眸,看着她,溢出如羽毛拂过一样的温柔,复而又说:“节目完全没看进去,现在也没什么印象了,本来就是晚上,什么也看不清,也没有向导,哪里也不认识。”
    走一走,抽个烟,不得不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探究目光,他其实很不耐。
    苏乔被他盯得有点热,朝后靠了靠,心里却是一动,拍着胸脯打包票:“那今天,我带你好好转转,保管你看个够。”
    陈望眼底涌过不知名的光:“好,我跟着你。”
    苏乔现在已经怀孕十四周,她人瘦,又穿着宽松版的黑色呢子大衣,小腹隆起弧度不算明显,陈望牵着她的走慢慢悠悠地往里晃。
    苏乔指给他看,左边是图书馆,右边是教学校,那边实验楼,后头是女生宿舍,红色小楼是教务处,里面的热水器打开水不要钱。
    走着走着终于到了小超市,灯火通明。
    现在正是选修课上课时间,人不多,苏乔直奔保鲜区,买了两袋叁元无蔗糖酸奶,结账时,又在收银台旁的支架上拿了几条流口水酸奶糖。
    陈望在后面护着她,一路跟她,像是跟着鲜艳没有褪色的梦。
    春天没有绿豆冰,苏乔退而求其次选了红豆冰,自己留一杯,另一杯递给陈望。
    陈望从右侧口袋摸出一个小的透明购物袋,接过苏乔采购的零食,全都收纳进去,这期间,他的小拇指和无名指一直勾着红豆冰的打包袋。
    苏乔看着他的动作呆了呆:“你哪里来的塑料袋?”
    陈望回想了一会儿:“上次去超市买菜,你塞给我的。”
    苏乔更呆了:“可是,你的上衣前天才洗过……”
    又一次,洗衣服没有掏口袋。
    两人忍不住都笑了。
    主教学楼前面是微型花园,各种花草树木中还有观景椅。
    苏乔选了靠近操场入口的椅子,陈望坐在她旁边,透过抽芽的枝桠左右打量。苏乔把红豆冰搁在椅面的一角,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
    他们右侧是一栋六层小白楼,外围是银杏,内层是玉兰。
    “不是我吹,我们学校的玉兰堪称一绝,一年开两回。”
    “嗯,很漂亮。”
    苏乔指着树下去岁的早已化作春泥的枯叶说:“我在这里见过许多次松鼠,眼睛圆溜溜的,你好奇它,它也好奇你。”
    陈望的手臂揽着她:“我有点嫉妒松鼠了。”
    “为啥呢?”
    嫉妒它多次见过青葱岁月的你。
    最后的最后,苏乔又拉着陈望去二餐厅打包了两份宫保鸡丁盖饭。
    回家的路上苏乔感慨极了:“鸡丁花生米土豆块,这道菜是我上学时的最爱。虽然之前和以后吃过无数家餐厅,尝过各路大厨的手艺,却再也没碰到比这道更好吃的宫保鸡丁。”
    陈望莞尔:“早说啊,刚刚应该多打包两份。”
    苏乔默了默,说:“要不……现在掉个头?”
    “……”
    陈望打开左转指示灯。
    ————————————
    hello,想我了没o(* ̄︶ ̄*)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