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蠢货
    贺盈妍发现,林适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玩伴。
    对,玩伴。不是男友,不是情人,甚至连炮友都不能算。毕竟炮友是双方约定好满足彼此的需求,而她和林适之间,只是遵循她个人的意愿,林适完全无条件单方面地由着她的喜好来。
    她想要的时候两个人就尽情肆意地欢爱一场,她不想要的时候,林适哪怕硬胀得快要爆炸,都不会碰她一根头发。
    而且不管周末在她家里两人有多亲热缠绵,平时到了学校她仍是和他形同陌路,除了偶尔班务上的来往之外再不会有任何明面上的交集。
    她从未承认过他是她的什么人,也没有给过任何承诺,简直就是一副只享受玩乐不愿意负责的渣女做派。
    然而林适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只是一脸平静的照单全收,然后任劳任怨地给她做饭,整理家务,在床上也始终表现得尽心又卖力,让贺盈妍的食欲和性欲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样一直过了叁四周,贺盈妍已经完全习惯了每周日林适的“上门服务”。
    这周日,林适的父母照例都要去上班,家里不会有人过问他的去向。于是他早早地就来到了贺盈妍家门口。
    贺盈妍此时还没起床,光着脚爬起来睡眼惺忪地给他开了门。林适刚进玄关她就迷糊着扑进了他怀里,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
    林适心软得发颤,想回抱住她但手上又提满了买来的菜和早餐,只能抬起胳膊虚虚环着她,让她踩到自己脚上,一路护着磨蹭到了餐厅。贺盈妍这才发觉他的不便,转头看了看:“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林适把手里的东西放到餐桌上,回道:“我想多做一些冻冰箱里,你后面几天可以带去学校当午饭。”
    他搂住贺盈妍的腰,轻抚了抚她的背:“总吃食堂,不好。”
    贺盈妍还神游天外,也不知有没有听清他说的,嗯嗯地应了,打了个哈欠:“我再去睡一会。”
    “先吃点东西。”林适打开买来的早餐,正要摆出来,贺盈妍却摇摇头:“不想吃。”
    她转身就要回房间,走了两步又回头对他招了招手:“过来陪我。”
    林适哪里会拒绝,赶紧丢下了正在忙的事情,洗干净手跟着她进了房间。
    贺盈妍一上床就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如今已是十二月底,天气转冷,贺盈妍又是偏寒的体质,每到冬天的时候都手脚冰凉,睡被窝里半天都没有热气。
    林适脱了外衣和裤子,刚轻手轻脚地躺进去,贺盈妍就贴了上来手脚都钻进了他温热的怀里,整个人只觉暖洋洋的,舒服极了,很快就睡着了。
    林适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动都不敢动,珍重又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觉得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没有什么能比此刻更美好了。
    这一觉睡到了将近中午,贺盈妍没捱过饥饿,在林适怀里醒了过来。
    林适一直醒着,连姿势都没有变动过,在她起身后就去厨房开始准备午饭。昨晚贺盈妍说想吃糖醋排骨和鱼香茄子,他一大早就赶去菜市场买了最新鲜的排骨,现在拿出来准备焯水。
    贺盈妍正刷着牙,一下子戳到某个痛的地方,皱眉嘶了一声,她这才想起了什么,忙含着牙刷跑到了厨房,在林适身后含混道:“我牙疼,吃不了糖醋排骨了。”
    林适停下手中的事情,转身看向她,关切道:“很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贺盈妍没有太当回事:“老毛病,吃点止痛片就行。”
    林适问道:“那你还想吃什么?我把菜都做软一些。”
    贺盈妍看了看料理台上的鲜红排骨,又有些垂涎:“......还是想吃排骨,而且你都买了......”
    林适想了想,问她:“粉蒸排骨行吗?蒸软烂些,容易嚼。”
    贺盈妍满意点头。
    “家里有蒸肉粉吗?”
    贺盈妍茫然思考片刻,摇摇头。
    林适放下菜洗洗手:“我下去买。”
    出门前他又把温在蒸锅里的早餐拿出来,叮嘱她道:“饿了就先吃点垫垫肚子,但别吃太多。饭很快就能做好。”
    贺盈妍应了一声,又回到卫生间继续刷牙。
    林适在小区附近的超市买好了蒸肉粉就急匆匆往回走,刚到小区门口,就看见了一个他分外膈应的熟悉面孔。
    庄梓源站在那里,提着大包小包,背上还背着个大号运动包,一脸风尘仆仆,明显是刚从外地回来。
    他今天一大早就结束了集训,跟着队里一起坐大巴回来的。上车前他终于拿回了手机,立马就想跟贺盈妍联系,但一想到今天是周日,她这个时候一般都还在睡懒觉,就忍住了没有打扰她。
    他给她带了大堆的零食土特产,原本是想明天周一去学校给她。但这么久没见,他想她都快想疯了,脑子一热就决定今天直接送到她家去,还能给她一个惊喜。
    于是他兴冲冲地到了小区门口,正要打电话给贺盈妍,不经意地一抬眼就看见了正往这边走的林适。
    他愣了愣,疑惑道:“班长......你家也住这吗?”
    林适看了他一眼,面色冷淡:“与你无关。”说完就继续往前走。
    庄梓源想到之前贺盈妍亲口说过她喜欢林适,心下恐慌,拦了上去:“你,你该不会要去妍妍家里吧?”
    林适不得不停住,眼里多了几分不耐烦:“是又怎么样?”
    庄梓源顿时心如乱麻,酸涩道:“你去她家里做什么?”
    “我说了,与你无关。”
    庄梓源拉住了他,不依不饶:“不行,你说清楚!不然,不然......我就不许你去!”
    林适本不想跟他过多纠缠,但一想到今天原本可以跟贺盈妍一起过一个甜蜜和美的周末,现在十有八九要被这傻子搅黄,心头气恼,说话就有些不客气了:“她许我去就行。你又算老几?”
    庄梓源一脸震惊。
    原来......是妍妍让他去她家的吗?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他红着眼倔强道:“我不信!”
    “随你。”林适想甩开他的手却没甩脱,脸色也沉了下来:“放手,我还赶着去给她做饭,晚了她会饿。”
    庄梓源心头更酸了。
    竟然还给妍妍做饭?那除了做饭呢?是不是......是不是也会做别的?会做他和妍妍做过的那些事情吗?
    这样想着,他的火气也蹭蹭蹭地上涨,愤愤道:“不就是做饭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说到这他顿住了,气势一下又矮了下去。
    林适轻蔑道:“你会?”
    庄梓源神色一滞,嗫嚅着说不出话。因为他确实不会。
    林适不爽他很久了,现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除了会装疯卖傻,腆着脸给她惹麻烦,还会什么?”
    这话一下子戳中了庄梓源的痛点,他脸色阴沉了几分,挣扎道:“但是妍妍喜欢我!她对我好!”
    “哦,是吗?”林适淡淡道,语气敷衍至极。这更激起了庄梓源心底的狂怒与凶性。
    他神色变得阴鸷,眼冒火光,一把就拽住了林适的衣领,狠狠道:“妍妍是我的!”
    林适的眼神也暗了下来,唇边勾起一抹淡笑,隐隐透出几分嘲意和疯狂:“那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抢走她——”
    话音未落,砰地一声,庄梓源一拳打到了他下巴上。
    林适被打得后退了两步,勉强站稳了,却并不还手,只偏头抹了抹嘴角的破损,轻笑了一声。
    蠢货。
    ——————————————
    林绿茶:又可以找老婆卖惨了,真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