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干柴烈火(H上,含2800珠加更)
    林适看着眼前面带病容却满眼欲热的少女,心如擂鼓。他觉得喉咙干渴,身体也在急速升温。
    仿佛自己也被传染到了她的高烧。
    他眼底晦暗,声音干涩:“好,我该怎么做?”
    贺盈妍毫不意外他的顺从,这更助长了她的骄纵。于是她道:“你先把衣服脱了。”
    林适深吸一口气,却也只犹豫了一瞬,就抬起手解起了衬衣扣子,他的眼睛始终看着贺盈妍,面色镇定,却掩不住眼底的羞赧和灼热。
    少年白皙紧实的胸腹逐渐展露在眼前,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贺盈妍喜欢极了,忍不住就上手摸了摸他的腹肌。
    她发现他的皮肤温度很低,也或许是因为她自己正发着热,所以有了触感差,反正摸着很舒服,她手都舍不得放下来,在他身上游走,不经意刮过了他淡褐色的乳头,刺激得身体一颤,轻喘了一声。
    他脱完了衬衫,又停下来等着贺盈妍下一步指示。
    贺盈妍缓缓贴近,感受着他身体上的丝丝凉意,心底渴望更盛:“把我的衣服也脱了。”
    林适凝滞着看向她,少女却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没力气。”
    他自然不会违抗她,轻颤着手帮她脱下了已被汗水打得半湿宽松睡衣,然后他就发现她睡衣下面什么都没有穿,两团白润的乳肉直晃晃翘生生地就暴露在了眼前。
    他身体僵住,眼神下意识地就移开了。其实他不该感到陌生的,毕竟之前摸过也舔过,他一直都记得那时手中感觉到的软糯滑腻,嘴里品尝到的香甜柔嫩。
    只是当时他被蒙着眼,什么都看不见。他也不是没遐想过少女的肉体会有多么美好,但这样猝不及防地展现在眼前,还是让他感到了些许的冲击。
    贺盈妍看他那副逃避的样子,觉得好玩又有些不满:“为什么不看?不喜欢?”
    林适又看向了那片莹白,眼神暗沉,声音低哑:“喜欢。”
    贺盈妍贴过来,蹭到了他身前,分开腿跨坐在了他腿上,和他面对面。两人成了最亲密无间的姿势,这也是贺盈妍最喜欢的体位。
    她直起身,一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一手挑起他的下巴,命令道:“抱着我。”
    林适只觉得身上每一处仿佛都在火上炙烤,但他清楚,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少女身上传来的热意,更多是源于他身体深处的滚烫情欲。
    他伸手搂抱住了少女纤细的腰身,手放在她的后腰处,感受着她的柔韧细腻,却不敢妄动。
    这样的动作使得两人距离更加贴近,少女的酥润胸乳更是直接杵上了他的鼻尖,他都能闻到淡淡的馨香。
    贺盈妍双手搂住了他,身体又往前凑了凑,撒娇道:“全是汗,好难受。”
    “你帮我舔干净。”
    林适脑子里轰的一声,一时间仿佛所有意识都被炸得一干二净,震得他全身都在发麻,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当机,不经思考就已经顺着少女的命令行动了。
    他吻上了少女凝着颗颗汗珠的乳间,先是轻轻吮吸,尝到了淡淡的咸味,对他来说却犹如甘美琼液。
    他伸出舌头大口大口地舔吮起来,而他呼出的每一口气息都越来越滚烫,仿佛带了火星。
    这让贺盈妍又难受起来,她想起了之前和庄梓源在酒店做完后,他含着冰块给自己消肿的情形,顿时心痒,想要再尝试一番。
    于是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林适嘴里突然一空,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她捂住了嘴。
    他疑惑抬眼,只见少女轻蹙眉头:“你舔得我更热了,这哪是降温啊?”
    林适拿下了她的手,握在掌心,认真问道:“那要怎么做能让你舒服些?”
    贺盈妍从他身上下来了,指着餐厅那边道:“你去冰箱冷冻格里拿一些冰块过来。”
    林适照做,盛了一大碗冰放在了茶几上,贺盈妍拿起一块递到他嘴边:“张嘴。”
    林适很快会意,没有任何抵触,听话地把冰块含进了嘴里。
    贺盈妍此时又有些乏力,索性躺了下来,拉着林适趴到自己身上,闭上眼好整以暇:“继续吧。”
    林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先在她的额头和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舔吻着她的脖颈,锁骨,一直到了胸口。
    阵阵凉意让贺盈妍舒适无比,她又搂过他的脑袋,把乳尖也凑到了他嘴边:“这里也要。”
    林适急促喘息着,一口就含住了那粉润Q弹的乳珠,吮咬了一阵,又用舌头不停拨弄,引得贺盈妍娇喘连连。
    她轻声道:“下面也要。”
    林适顿了顿,下一刻手就摸上了她的腰间,放肆揉弄起来,然后缓缓地褪下她的睡裤和内裤,手摸上了她柔软湿热的花心,轻轻挑弄着。
    他的嘴唇却仍是不急不躁地往下移,舔过她的肋骨,肚脐,下腹,尽量地照顾到了她身上的每一处肌肤,一板一眼地帮她“降温”。
    他终于来到了她的隐秘处,湿红的花心已经被他的手指搓揉过一番,轻颤着沁出了花露,下面的小肉洞也翕张收缩着,欲拒还迎。
    他还记得那时自己的手指插进去后感受到的紧致湿热,一想起来身体都胀得发痛,却又强忍住了叫嚣着沸腾着的欲望,镇定地起身拿起冰碗,往嘴里加了两块冰。
    然后他才伏下身垂下头,埋进了少女的腿心,轻轻舔弄起来。
    冰块在他唇齿间搓磨,发出轻轻的脆响,配合着他吸吮的暧昧水声,动听又缱绻。
    贺盈妍闭着眼,晕晕乎乎的,又感到无比的舒适愉悦。
    但没过多久,她又开始觉得不满足,尤其是当少年的舌头挤进了她湿软又淫糜的甬道中,一顿抽插搅弄后,反倒让她的身体更空虚了。
    不够。她想要更深,更重,更快。
    她睁开眼坐起身,扳正了林适的身体,又压上去吻住了他。
    他的嘴里还残余着冰块,口腔里都是冰凉的,她疯狂地汲取着他口中的凉意。两人吻得越来越激烈缠绵,凉意渐渐消散,温度又骤升,如干柴烈火,不熄不灭。
    两人又再次倒了下去,只是这次贺盈妍在上。她坐在林适的腰上,忘情地吻着他,手也在他的胸口腰腹间肆虐。林适也被她撩得火起,却克制地扶住了她的腰,只乖顺地迎合着她。
    贺盈妍在他的腰胯上蹭着,很快就感觉到了抵在腿心处的硬挺肿胀。
    她伸手探下去,摸进了林适的裤腰。
    林适想要抵抗,却根本抵不过内心的情欲烧灼,只能虚虚握住了她的手,脸上是纠结又无力的神色:“你确定......要这样吗?”
    贺盈妍可没那么多顾虑,既然自己已经被挑逗得性起,那就必须要做个爽才够。
    “当然确定。”她眼神带勾:“之前不是说了要好好感谢你的吗?”
    “这就是谢礼。”她歪了歪头:“你不想要?”
    林适定定直视着她,眼眸里已燃起点点火星。
    “要。”
    贺盈妍满意地又吻住了他,轻声道:“抱我去卧室。”
    林适心绪激荡地抱着贺盈妍进了她的房间,两人倒在了铺着淡蓝色床单的床上。他无暇去观览少女的房间,翻过身就压在少女身上吻了下去。
    他舔吻遍了少女的全身,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起身解开了裤子褪下去,硬挺胀硕的性器就弹跳了出来。
    他正要俯下身,突然又停住了,脸上有一瞬间的迟疑,随后颇为艰难道:“我没有带那个......套......”
    尽管对这种事一向厌恶,也很少接触,但最基本的性知识他还是了解过的,知道避孕套的重要性。
    贺盈妍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又起了戏弄心思,故作不悦地撒娇道:“啊?那怎么办?可我现在就想要了。”
    林适一听,转身就下床开始穿裤子,贺盈妍心头一沉,问道:“你做什么?”
    “我下去买。”林适按着勃发的性器就往裤子里塞,脸上满是忍耐的神情。
    贺盈妍看他这副模样,一瞬间心悸不已,想到少年正忍着蓄势待发的欲望要跑去买避孕套,她就觉得说不出的性感,又无比可爱。
    她不忍心再捉弄他了,拉住了他指了指床头柜:“去把最下面那个抽屉打开,里面有避孕套。”
    那是她备着玩震动棒时用的,一是可以润滑,二是卫生方便。
    林适对此一无所知,脸上却也没有多惊讶的神色,毕竟他早就知道了她和庄梓源的事,那她家里会有这种东西也不奇怪。
    他忍住心头的复杂情绪,拉开抽屉拿出了避孕套,在贺盈妍的指导下戴上了。
    然后他们有抱在了一起,唇舌交融,肢体纠缠,林适腿间的肿胀也在少女的花心处贲张着磨蹭着。
    贺盈妍娇哼喘息道:“快进来。”
    林适再也无法思考,抵上去在肉洞口处蹭了蹭,然后沉下身,放任自己的灼热欲望直直入进了洞口。
    少年的性器有着硕大的伞头,刚进去就让贺盈妍感到又胀又痒,难耐地哼唧了起来。
    他自己也不好受,进去后只觉得又紧又热,里面的肉层层推挤上来,绞得他差点丢了魂。而少女一呻吟,他又以为是弄痛了她,慌神间就想要拔出去。
    贺盈妍忙伸出小腿环上了他瘦韧紧实的腰腹,阻止了他的退却。
    “别出去,继续动。”少女轻喘着命令。
    林适的眼底顿时只剩黑沉一片,不再克制压抑,一耸腰就整根没入,两人都禁不住轻哼出声。
    随即他晃动着腰身,生涩地抽送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