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爷爷是骗子
    刚才众人散去的时候,庄梓源本来是没想离开的,但一看贺盈妍在那边上药,他又不敢上前去。
    想着她也许会渴会饿,他就先去小卖部买了水和零食,再回来就撞见了她和林适接吻的那一幕。
    庄梓源只觉得一瞬间世界都要崩塌了。
    他呆滞在那里,一直隐约在心底担忧恐慌的事情终于成了现实。
    妍妍要被别人抢走了,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贺盈妍看到庄梓源这副大受打击的模样,怕他又不管不顾在这里发疯,匆匆对林适说了句:“你好好休息。”然后就拉着庄梓源走了出去。
    庄梓源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怔怔地跟着她走,等两人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站定,庄梓源眼泪就又流了下来,凄凄切切道:“妍妍,你真的,真的不要我了吗?你喜欢上班长了吗?”
    贺盈妍看他这样,心中也有几分不忍。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自己也不是没被打动过,这样单纯热情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小傻子,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只是,他骨子里的劣根性是个大麻烦。她不能为了贪恋那点狂热爱意就掩耳盗铃,养痈为患。
    除非,能让他摒弃掉那些恶劣习性。
    这样一想,贺盈妍果断道:“对,我喜欢他。”
    庄梓源一梗,眼泪流得更凶了,说话也一抽一抽的,看得人心头发酸:“那,那我呢?妍妍不喜欢我了吗?”
    贺盈妍摇头,眼里有些遗憾又很是坚决:“你太不听话了。”
    庄梓源一脸委屈,瘪了瘪嘴想要辩解:“我,我没有”
    贺盈妍冷下了脸:“看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妍妍”
    “你说得对,我就是不要你了。”贺盈妍说完就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这天晚上,庄梓源很早就回到了家,细心的童阿姨发现他不像往常那样活泼高昂,却耷拉着脑袋一脸颓丧的样子。
    “源源回来了?今天在学校开心吗?”童阿姨轻声细语问道。她是位年近四十面色和善的妇人,说话也是和缓又稳重的语气,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亲近感和信任感。
    庄梓源以往经常会主动跟她说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好的坏的。然而今天,他只是垮着脸摇了摇头,就径直上楼回了房间。
    童阿姨担忧地看着他略显落魄的背影,想了想拿出了手机。
    过了会,她在庄梓源房间门口敲了敲,里面没有回应,她便开门直接走了进去,把手机递给趴到床上的庄梓源:“源源,爷爷找你呢,想跟你说会话。”
    庄梓源本来埋着头,凑近他耳边的手机里传出了老人熟悉又亲切的声音:“源源啊,怎么一回来就睡床上了?训练很累吧?晚饭吃了没啊?”
    庄梓源一抬头,就看见手机屏幕里老人的慈祥面容,原来是爷爷在和他视频。他这下再也绷不住了,对着手机就哭起来:“爷爷你骗我”
    视频那边的爷爷一见他这样,又急又心疼道:“哎呀怎么还哭了?发生什么事了跟爷爷说说?”
    “你说来了这边学校都是好孩子,没有人会笑话我欺负我的”他抹了把眼泪,却哭得更伤心了:“还说,还说会有很多人喜欢我的”
    根本不是这样。还是有人欺负他嘲笑他,也没有人喜欢他。
    妍妍都不要他了。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爷爷,爷爷是骗子”他说完,又埋下头呜呜哭起来。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寂静,童阿姨和手机视频里的爷爷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过了很久,只听见一声悲凉的长叹,是视频那边满脸沧桑眼含悲怆的老人。
    第二天下午课间的时候,贺盈妍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电话接通后,她听见那边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你好,是贺盈妍同学吧?我是庄梓源的爷爷。”
    她的呼吸一滞,心也悬了起来。
    该不会是庄梓源回去后找家长告了状,然后家长来质问她吧?
    她稳住了心神,平静道:“我是贺盈妍,您好。”
    那边的老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愤怒谴责的情绪,语气反而带了几分笑意:“小贺同学,很抱歉擅自打扰你,实在是事出有因。”
    “没关系,有什么事您请说。”
    庄爷爷叹了口气:“庄梓源生病了,一直在发烧。他已经很久没有病得这么严重过了。”说到这,他的声音又低沉了几分,满含苍凉:“他啊,就是因为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贺盈妍愣住了,心也揪紧了,一时无言。
    老人又继续道:“但这次他不知怎么的,很固执,医生的话都不听,就是不肯吃药,饭也不吃,我们啊都劝不动他。我听他身边的阿姨说,他烧得迷糊的时候一直在叫你的名字,也偶然地知道了你是他的好朋友。”
    “我现在远在京城,没办法陪在他身边,就想请你去家里吃个饭,顺便劝一劝他,可以麻烦你帮这个忙吗?”
    这一番话说得很是客气,讲明了庄梓源生病的情况,又透露出了一个老人的无奈无力。
    贺盈妍在措手不及之余有些愧疚。她猜想庄梓源这场病的病因,很大可能就在于她。
    而且她也能感觉到,这个庄爷爷虽然说话点到为止,不让她尴尬,但他实际知道的也许更多。
    既如此,拒绝或是否认其实都没必要了。
    若是庄梓源家的人对她不满或是苛责,那她就都认下,并且保证以后离庄梓源远远的。
    这么一想,贺盈妍没了什么顾忌,沉吟一阵就应下了,那边也很高兴,生怕她反悔似的立即就跟她约好了时间。
    到了晚休时间,她走出校门,在事先约好的地方坐上了已等在那里的私家车。
    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是坐上了庄梓源的车,去了他的家里。
    庄梓源住的地方离市中心较远,在一处大型生态园中的别墅群里。这种地方的房子,一般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买来度假疗养用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置。因此整片区域都很安静,见不到什么人。
    她在靠近半山腰的一幢叁层别墅前下了车,就看见有位面色和蔼可亲的中年妇人等在门口,正是童阿姨。
    一看见贺盈妍她就笑眯眯地迎了上来,简单寒暄过后,她引着贺盈妍进了屋,一面说道:“累了吧,先喝口水休息一会儿。”
    贺盈妍却不想耽误时间,只道:“不用了,我先去看看庄梓源吧。”
    童阿姨放缓了脚步,脸上多了几分慎重和真挚:“是这样的,在见源源之前,他爷爷还有些话想和你当面说。”
    贺盈妍惊疑不定,刚才电话里庄爷爷不是说他在京城吗?
    直到她被带到一个小型会客室,颇有些忐忑地坐下来后,童阿姨拿来了一部平板架好,贺盈妍才知道这个“当面”是指视频对话。
    在接下来的短短二十几分钟里,贺盈妍得知了庄梓源那段漫长的令人唏嘘的过往。
    ————————————————————————
    首-发:po18vip.xyz (ωoо1⒏ υi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