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你骗我 (ωoо1⒏ υip)
    庄梓源一脸郁闷地拎着饭盒往校门口走去,他刚才在学校外面的所有餐饮店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贺盈妍。
    饭盒里的饭菜肯定都凉了,不好吃了。庄梓源有些可惜又有些沮丧地想着。
    他自己也没胃口,只能拎在手里往回走,一时很是茫然。
    然而不经意地一抬眼,他就看见了走在前面的林适,此时的林适手里拎着两份打包好的餐盒正走进校门。
    庄梓源现在一看见他就有些厌恶情绪,又细看了看他手上提着的餐盒,心底蓦地多了几分异样感觉,他形容不出来,就是觉得很碍眼。
    他下意识地走进,又多看了两眼林适的背影,竟发现了他耳朵上有一小排牙印。
    庄梓源停住了脚步,愣在了原地。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就想到了贺盈妍和他那个的时候,经常喜欢咬他的耳朵。
    麻麻的痒痒的,带着些微的痛感,但他很喜欢,还会更兴奋。
    想到这里,庄梓源心里又多了几分恐慌,他晃了晃脑袋,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然后走上前去叫住了林适,直愣愣问他:“班长,你有没有看见妍妍啊?”
    林适停下来看着他,微蹙了蹙眉,过了片刻道:“你是说贺盈妍吗?”
    “嗯。”庄梓源点头,还举起手里的便当盒给他看:“我们说好了今天要一起吃饭的。”
    林适看了那体积不小的叁层饭盒一眼,又收回了视线,心里却油然而生一股不屑之感。
    那又怎么样呢?
    现在她跟我在一起,只有我知道她在哪。过会她也只会和我一起吃饭。
    他这样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我没有看见她。”
    说完他就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然而没走两步,他又回头对还呆愣在原地的庄梓源道:“你应该离她远点。”
    庄梓源花了点时间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更是莫名其妙,甚至还有些愤怒:“为什么?”
    林适不想费太多功夫在他身上,只淡淡道:“你用点脑子——如果你还有那种东西的话。去听听周围的人是怎么说她的,你就懂了。”
    说完他不再看庄梓源,转身离开。
    “再不懂,那就真是无可救药。”林适面无表情地低喃道。
    “不过也好,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庄梓源看着林适渐渐走远的背影,满心都是疑问和气恼。
    他从林适平静的语气里体会到了一种鄙视轻蔑的意味,也敏感地从林适淡漠的表面下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不喜和敌意。
    想到这里,那种动物般的直觉又冒了出来。他懵然间意识到,班长可能和自己一样,也喜欢妍妍。
    这个讨人厌的班长,要抢走他的妍妍。
    很快,庄梓源就明白了林适那句话的意思。
    他回到训练场,就看到一堆人围成一团闹哄哄的,走进再一看,原来又是赵学宇和队里的人闹矛盾了。
    别看赵学宇平时在班里多么的嚣张狂妄,其实在体育队里,没几个人买他的账。一是因为陈鹤林太有威慑力,又经常整肃风气,大家都不搞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
    二是因为体育队尤其是人数最多的田径组里,基本都是些家境一般甚至贫寒的体育生,因为田径是公认的又苦又累,家境好一些的都不会舍得孩子去搞这个——庄梓源和赵学宇则是确实有天赋的特例。因此赵学宇这种爱炫富又拜高踩低的人在队里就很不受待见。
    文化生怕他,那是忌惮着体力上的压制。但在体育生中他就没什么优势,说白了大家各有千秋,谁都不服谁,他又算得上老几?
    而庄梓源虽然也是家境优渥,但进了体育队后反倒很快融入了进去,和大家打成一片。他性子单纯,也根本没有那种世俗的贫富阶级观念,见了谁都是笑嘻嘻乐呵呵的,其他体育生也大多都直爽率性,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再加上庄梓源实力确实强,大家自然都服气,也都更愿意亲近他。
    这就更惹得赵学宇妒恨,但他又不敢直接招惹庄梓源,毕竟人家现在是陈鹤林的重点栽培对象,宝贝得不行。
    于是他就叁天两头找那几个跟庄梓源走得近的队友的茬。
    这次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赵学宇跟那个队友吵着吵着就要动起手来,庄梓源跟那人平时关系不错,就跑上去想要劝阻,没想到就把战火引到了自己身上。
    赵学宇指着他就口不择言地骂起来,最后竟扯上了贺盈妍。
    “你现在很得意是吧?进了体育队,还泡到了贺盈妍,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傻逼!你以为那女的是真喜欢你呢?不过就是看你人傻钱多罢了!就你这蠢样,谁他妈看得上你?”
    庄梓源一听,立马就红了眼,冲上去扯住了他吼道:“你胡说!妍妍才不是那样!”
    赵学宇也来了劲,笑得恶毒:“你还真像条狗似的护着她,看来给了你不少甜头吧?她也是够豁得出去的,你这种智障都能下得了嘴。哎你说说你给了她多少钱?我也照这个价给她——”
    话还没说完,庄梓源已经目眦欲裂地照他脸上挥了一拳。赵学宇自然不甘示弱,一拳还了回去,接下来就是一阵混乱场面。
    等有人把陈鹤林叫过来时,两人已经被拉开了,脸上身上都是青青紫紫一片狼藉,都还在挣扎着要继续酣战。
    陈鹤林当即黑了脸,上前不由分说先一人踹了一脚。问清了前因后果后,更是怒不可遏,当即又对着赵学宇的屁股补了两下,罚他去操场跑二十圈。
    庄梓源虽然不是主动挑事,但确实先动了手,陈鹤林还是偏袒了他几分,狠斥了一顿,罚他去整理器材室,完了后关里面蹲马步面壁思过。
    贺盈妍在物理实验室里吃完了林适打包回来的饭,就打算回教室休息一会儿。
    她先出了实验室,林适则留下来收拾,再把实验室钥匙还回去。
    途中她打开了手机,就看见了无数个庄梓源的未接来电,微信上也是一大堆他发来的消息。
    她皱了皱眉。
    虽然这段时间她和庄梓源几乎每天都一起吃饭,但也并没有明确约定过什么,都是到点了庄梓源就来食堂找她,碰上了就一起吃。
    若是没碰上,自然就和以前一样各吃各的。
    所以今天她没去食堂吃饭,也没有刻意提前告诉他。
    总不至于就因为这,他就又抽风了吧?
    贺盈妍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复他,恰好此时庄梓源又打了过来,她按下了接听,“喂”了一声,那边却一阵沉默。
    贺盈妍有些疑惑:“庄梓源?”
    那边传来了一阵低低的抽噎声,贺盈妍顿住了脚步:“你怎么了?说话。”
    手机里响起了庄梓源的声音,却是带着哽咽:“妍妍我受伤了”
    贺盈妍心头一凛,问道:“怎么回事?伤到哪里了?”她下意识地继续往前走去,脚步也快了许多。
    那边却又不出声了。
    贺盈妍急道:“受伤了就赶快去医务室啊,你周围没人吗?”
    庄梓源又抽抽搭搭道:“没有人,我走不动”
    贺盈妍关心则乱,也没意识到有什么怪异,紧张地问他:“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庄梓源闷声道:“在器材室。”
    贺盈妍着急忙慌地赶到了训练场后面的器材室,跟上次她来的时候一样,器材室没有开灯,仍是一片昏暗。
    她走进去,轻轻喊了两声庄梓源的名字,就感觉到有人靠近了自己身边。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那个高大的身影抱住了,往里面的小仓库里拖。
    她的脖子和耳后也被一股股灼热潮湿的气息侵袭,随即又是一阵猛烈密集的舔咬。
    贺盈妍条件反射地挣扎起来,然而很快她就有了熟悉的感觉,毕竟已和他亲密缠绵过许多次,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但也因此,她更加惊怒,叫道:“庄梓源你做什么?!放开我唔”
    她的话语被湮没在激烈的亲吻中。庄梓源像是发了什么狂症似的,一言不发,只粗喘着狠狠地吻住她,用力地吸吮舔咬,手上也不老实,在她的腰间胸前辗转揉捏,力道越来越重。
    他的气息也越来越狂乱,失心疯一样啃到了她的胸口,“呲拉”一声,牙齿就撕开了她的衬衫,扣子被崩飞到了黑暗的角落,只发出轻微的“叮当”声响,而贺盈妍心里却如雷鸣,惊怒之下又有了些恐慌情绪.
    她讨厌这种被强迫被侵犯的感觉。
    她想要遮挡,想要抵抗,却敌不过对方的强势和蛮力,只能被他握住手腕按在了墙上,然后一头埋进了双乳间。
    庄梓源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越来越放肆蛮横,贺盈妍的心反倒渐渐平定下来。在这样兵荒马乱的时刻,她却冷静地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似乎都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他还在她的乳间肆意亵玩着,手也探下去伸进了她的裤子,摸到了她最软嫩最香甜的秘境。
    她的身体慢慢变得柔软顺从,她的香味充盈着鼻尖,令他沉迷不已,却又更生贪念。
    他要让妍妍只属于自己,谁都抢不走。
    庄梓源心口脑内都烧着一团火,只凭着一股野兽般的本能,掠夺她,侵袭她,强迫她,理智全无。
    只有这样,必须这样,他才能稍稍安心。
    贺盈妍的裤子已经被他扒了下来,紧接着他就蹲下身掰开她的腿要凑上去舔,却不想她突然夹紧了腿,按住了他的头,冷冷道:“庄梓源,你骗我。”
    这一声让庄梓源瞬间清醒,他身体一滞,忙抬头道:“不是的,我,我没有”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他的脸就被一巴掌扇得一偏。
    贺盈妍是真的动了怒,因此手上也用了十成十的力道,打完后她自己的手心都一片发麻。
    庄梓源被打懵了。他转回了头,呆呆地仰头看着少女模糊的脸庞。尽管因为光线暗看不太清,但他此刻很明确地知道,她的脸上肯定满是冰冷和怒意。
    ——————————————————————————
    首-发:po18vip.xyz (ωoо1⒏ υi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