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狐媚 (ωoо1⒏ υip)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 υip)
    ————————————————————
    陆亦鸣这一番心理建设其实做了很长时间,等他终于下定决心站在贺盈妍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贺盈妍和林适一起吃过午饭,正要睡午觉时庄梓源就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她本来想和林适单独做点什么来安抚一下他的打算也只好作罢,最后叁个人一起躺在了床上。
    她的床不算很大,叁个人就显得有点挤,尤其俩男生还都是高大的身形,只能在她两边侧身躺着。
    贺盈妍在中间闭着眼想假寐一会,然而两边的人存在感都实在太强,又时不时似有若无地撩拨着,一会舔舔她的耳垂一会蹭蹭她的腰腹,让她根本静不下心来。
    她没忍住转过身,吻了吻林适的嘴唇,那边庄梓源又不开心了,挨挨蹭蹭地嘟囔道:“妍妍,我也要亲亲”
    贺盈妍又转回去亲他。很快叁人就胶缠在了一处。
    气氛越来越粘稠炙热的时候,外面门铃响了,叁人都是一滞。
    庄梓源有点不高兴,同时又有些紧张:“有人来了会不会是你家亲戚啊?我们要不要躲起来?”
    林适已经起身开始穿衣服。
    贺盈妍想着贺家文也不在家,按理说不会有什么亲戚朋友会过来,便道:“应该不要紧,你们先在房间里待着,我出去看看。”
    她穿好衣服去开了门,就看见垂头站在那里一脸局促的陆亦鸣。
    她皱了皱眉,问道:“你又来做什么?”
    陆亦鸣动了动嘴唇,又有些难以启齿般,迟疑了半晌才眼神闪躲吞吞吐吐道:“你刚才说的,那个,我,我接受。”
    贺盈妍:“你认真的?真的愿意?”
    她很是惊讶,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刚才对他说的那些话是有些过分的,其实多多少少也有点想逼他退却放弃的意思,原以为按他一贯的脾气肯定不会答应,并且心里也会恨她,再也不想看见她。
    此时却见陆亦鸣神情隐忍地点头:“我想好了,我愿意。”
    贺盈妍:“”
    既然他都退让到这一步了,那她也没道理再把人推开。
    “进来吧。”
    她让他进门后,就转身回了房间。陆亦鸣跟在后面,也看见了待在房里的林适和庄梓源。
    庄梓源见贺盈妍进来了,正要凑上来跟她说话,就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清是谁后,他就皱起了脸,颇有些戒备:“妍妍,他怎么又来了啊?”
    贺盈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林适,道:“我想试试再加一个人一起玩,可以吗?”
    林适心头一阵窒闷,但其实早已隐约有预感,所以反应也没有很大,只平静顺从道:“我没意见,都听你的。”
    就算有意见又能怎样呢?他也没有任何筹码或底气去反对。
    庄梓源的情绪就稍微激动了一些,他怔愣了一会才理解她的意思,脸色立即就沉了下来,眼里满是伤心失落:“妍妍又喜欢上别人了吗?那你还会喜欢我吗?”
    贺盈妍上前亲了亲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当然会啊,我心里最喜欢的永远都是你,再多的人都比不上的,明白了吗?别闹脾气,好不好?”
    庄梓源被哄得晕头转向,哪还顾得上吃醋,一脸傻呵呵地笑着抱起了她放到床上,俯下身往她胸口拱,耍赖道:“那这回我要第一个跟你做!”
    贺盈妍无奈地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林适和一脸妒恨的陆亦鸣,只好继续哄:“好,只要你乖乖的,都答应你。”
    “嗯,我乖的!”庄梓源嘴里应道,忙不迭就跟贺盈妍缠吻在一起,整个人都亢奋起来,手也不闲着,在她身上肆意点火。
    林适也脱掉衣服上了床,握住了她的一只手,低头温柔又迷恋地舔吻着。
    陆亦鸣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场景,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
    他刚才在自己家里不是没胡思乱想过这叁人厮混的画面,然而再怎么想象都还是不如亲眼所见来得更有冲击力。
    原本一想到贺盈妍与别人拥抱接吻甚至在别人身下意乱情迷的样子,他就有股毁天灭地的怒意气恼又有种无能为力的凄楚悲凉。
    可是现在眼睁睁看着她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被他们抚弄取悦的淫亵娇媚的情态,他嫉妒恼恨之余,竟诡异地从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说不出的兴奋与冲动。
    他也想参与进去,也想舔吻她的手背或脚趾,也想求得她哪怕一点点的垂怜。
    正心潮澎湃间,就见贺盈妍偏过头对他招了招手:“愣着做什么?过来。”
    陆亦鸣失了魂一般愣愣走到床边,全身一阵发麻过后又开始发热。
    贺盈妍问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陆亦鸣看着眼前衣衫半褪,满脸春潮的少女,只觉呼出的鼻息都是滚烫的,结结巴巴道:“我又,又没这样,这样做过”
    贺盈妍只好道:“那我教你。先把衣服脱了。”
    她的语气温和,却有种让人无法反抗的魔力。陆亦鸣仿佛被控制了神识般,脑子里一片空白,麻木地按照她的指令开始脱衣服。
    少年健硕又利落的肉体曲线逐渐呈现在眼前,然而在还剩最后那件贴身衣物时,他的手放在腰间迟迟不动,神情犹豫又有些难堪。
    贺盈妍调侃道:“怎么?害羞了?”
    陆亦鸣红着脸摇摇头,深呼一口气,闭上眼似是下定了决心般,缓缓脱下了内裤,那里竟赫然套着一枚金属笼。
    贺盈妍认出这正是她之前用来玩弄他后又让他扔掉的贞操锁。她颇为惊讶:“你怎么你自己戴上去的?”
    陆亦鸣讷讷点头,羞臊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但一看到她专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又莫名地感到欣悦兴奋。
    另外两人闻言也都往他腿间看去。
    庄梓源睁大了眼睛,伸长脖子好奇道:“哇这是什么啊?”
    没有人理会他的疑问,贺盈妍已被陆亦鸣这个举动极大地取悦到了,她定定看向他:“你之前不是很讨厌戴这个吗?都给你解下来了为什么又自己戴回去?”
    陆亦鸣也看着她,眼里满是卑微和隐忍:“你说要我拿出诚意,这就是我的诚意我自愿的,愿意戴上这个,愿意被你控制,被你玩弄,只要你别丢下我。”
    一向傲慢不羁野性难驯的人,竟心甘情愿地给自己套上这样屈辱又淫猥的束缚,毫无底线地展示自己的迷恋和忠诚,谁又能拒绝呢?
    贺盈妍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柔声道:“你做得很好,我怎么舍得丢下你呢?”
    这句话仿佛给了陆亦鸣莫大的生机,他眼里迸射出灼热的火星,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而另外两人就不太高兴了。
    林适虽然不认识贞操锁这种东西,但稍稍观察一下,再透过两人对话,也大概猜到它是个什么属性,心底更添了几分妒意。
    竟然用这种狐媚花招来勾引她,真是恬不知耻,下作!
    庄梓源仍是一头雾水,但也看出贺盈妍眼里的兴味,更是起了好胜心:“我也可以戴那个啊妍妍!我也可以给你玩的!”
    贺盈妍表情怪异地看着庄梓源:“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庄梓源摇摇头:“不知道啊。但只要妍妍喜欢的话我都可以的!”
    贺盈妍看着他傻兮兮的样子,笑道:“算了吧,我怕你到时候哭出来。”
    庄梓源恨恨看了陆亦鸣一眼,不服气道:“我才不会哭呢!”
    林适在贺盈妍身后吻了吻她的肩膀,垂眸掩饰住眼底的阴沉与不屑,从容淡定地向她提议:“你要喜欢玩这种,其实还有很多我们都可以尝试——我过会在网上买些别的玩具吧,你想要什么样的?”
    这话问得算是投其所好又发散了话题,贺盈妍的注意力果然从陆亦鸣的贞操锁上转移开了,开始思考还可以玩些什么新花样。
    陆亦鸣眼神狠戾地瞪了眼林适,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原本他对庄梓源这个傻子是敌意最大的,现在却深刻意识到,越是咬人的狗越不怎么叫。
    而且他本来以为自己戴上贞操锁就已经很羞耻很没有下限了,却没想到这两个人竟比他更会玩更放得开。
    那属于他的优势又还剩什么呢?他的心又沉到了谷底。
    贺盈妍并没有意识到这叁人之间的敌意,她只觉得春宵难得,气氛正好,不应该浪费。
    她侧头亲了一下林适:“玩具什么的以后再说吧,现在有你们就够了。”
    林适满意了,搂着她的腰含住了她的耳垂。庄梓源闻言也不再理会其他,埋进了她的胸口专心卖力地吮舔。
    少女此时衣衫褪尽,风情无边,她看着还僵坐在一旁无所适从的陆亦鸣,勾唇一笑,伸脚过去在他腿上蹭了蹭。
    陆亦鸣浑身一颤,很快就领会了她的意思,爬过去俯下身吻上了她的小腿,顺势往上。
    房间内霎时只听得到凌乱交错的喘息呻吟和暧昧放荡的水声。
    过了会贺盈妍皱眉轻吟了一声,揪了揪庄梓源的头发,嗔道:“你是狗吗?别咬那么重。”
    庄梓源忙停下来认错:“我错了妍妍我就是忍不住”
    他低头一看,就见陆亦鸣已经闷不做声地吻到了她的大腿内侧。庄资源顿时就像被人抢了嘴边的肉似的,气呼呼地推开了他急道:“那里我来舔!”
    说着他就低头往少女腿心凑,途中又想到了什么,抬起头一脸兴奋又荡漾:“妍妍,我还想像上次那样,就,就你坐到我脸上,那样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