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最大的福气
    当事者不愿深想,旁观者却敏锐察觉出了端倪。
    贺盈妍大概跟两人说了一下她和陆亦鸣之间的事,林适只默默听着没作声,心里却已明了,神情也黯淡了些许。庄梓源就更沉不住气,颇为嫉妒又有些不平地道:“原来妍妍跟他从小就认识啊那他还对妍妍那么凶!好过分哦!”
    贺盈妍:“也怪我语气不好。”
    庄梓源不赞同:“怎么能怪妍妍呢!妍妍是女生,他本来就该让着啊!要是我我肯定不忍心那样对妍妍的!”
    林适:“”
    这傻子,几天不见是去上了什么资深绿茶进修班吗?
    关键是你还分辨不出他这些话到底是真傻还是真茶!
    他其实也对那个陆亦鸣有很深敌意,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显得像是在附和这傻子似的,他索性就对此不置一词,转移话题凸显自己的优势,问贺盈妍:“饿不饿?我给你带了我老家做的年糕和醪糟,煮给你吃?”
    贺盈妍也喜欢吃些甜甜糯糯的食物,一大早闹到现在也一直饿着肚子,正想答应他,就看见桌上已没了热气的那碗饺子。
    林适也顺着看过去,蹙了蹙眉:“想吃饺子?我给你重新煮一碗吧,那个估计都凉了,别吃了。”
    最好连汤带碗都扔出去。
    贺盈妍走过去摸到碗边试了试,还是温的,再揭开一旁汤盅的盖子,里面是用桂圆竹荪一起炖的鸽子汤。
    一看就是陆家保姆做的。
    不管怎么说,食物没有错,况且也是人家的劳动成果,不该随意糟践。
    她拦住要去厨房烧水的林适:“就吃这个吧,又没冷透。有现成的就别浪费了。”
    庄梓源来得晚,也不清楚这些是陆亦鸣送来的,就顺着贺盈妍道:“就是就是!不能浪费粮食的!”
    他从小过得凄苦,对饥饿的恐惧已深深刻在了骨子里,因此即使现在锦衣玉食,也始终保持着对食物的珍惜和执着。
    贺盈妍摸摸他的脑袋,表示赞许。
    林适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贺盈妍叫他一起吃的时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在家吃过了来的,然后就去厨房收拾归置他带来的东西。
    庄梓源也不吃,他在早上送庄爷爷上飞机前就一起吃了早餐,此时一点都不饿,就陪在贺盈妍身边饶有兴致地看她吃。
    贺盈妍吃完一个饺子,实在无法忽视他的灼灼目光,问道:“你干嘛一直这样盯着我?”
    庄梓源理直气壮:“我想看你吃出金豆豆!”
    贺盈妍无奈:“我这碗应该没有。”
    庄梓源失落又不解:“怎么会没有呢?你爸爸妈妈没有给你包吗?”
    他的就是爷爷给包的。
    贺盈妍摇头,心下又颇觉讽刺。
    别说今年过年姜婧连碗饺子都没给她煮过,就算她做了,也绝不会想到弄这些玩意儿。
    “好吧。”庄梓源有些泄气,又想到什么立马精神起来,低头在自己裤兜里掏啊掏,掏出了一个红色绣金纹的小荷包塞给她:“这个给你!”
    “什么?”贺盈妍打开荷包,里面竟是好几颗黄澄澄的金色珠子。
    “这是我过年吃出的金豆豆啊,每年都有,我都攒着呢!”庄梓源满脸自豪。
    贺盈妍愣了愣,下意识地再一细看那几粒珠子,发现还不是黄金,而是金色的珍珠。
    想想也是,这小傻子吃什么都狼吞虎咽的,要真弄个黄金的误吃了下去只怕会出大事。
    她有些好笑,把荷包退还给他:“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不要。”
    庄梓源急得又塞回给她:“要的要的!爷爷说吃到金豆豆会有很多很多福气!我现在就有好多了!都给你!”
    贺盈妍还想推回去,却见他又直起身拉开外套拉链:“对了还有这个!”
    他从脖子里掏出一条链子,上面挂着个鸽子蛋大的金灿灿兽头状链坠,两只眼睛还是用钻石镶嵌的,差点没闪瞎人眼。
    贺盈妍:“”
    她此刻脑子里只闪现出一行字: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是,老虎?”她研究了一下,问道。
    “嗯!”庄梓源点头:“因为我属虎的,我爷爷说这个是专门给我内什么,额,定制!对,定制的!”
    “还拿去庙里开过光呢!是护身符,可以保佑我的!”他说着就把那虎头项链取下来要往贺盈妍脑袋上套:“这个也给你戴!”
    贺盈妍连忙躲闪:“我不要!我又不属虎,这对我没用!”
    庄梓源一下子又沮丧了:“啊?妍妍你不属虎啊那你属什么?”
    “牛。”她比庄梓源早一年出生。
    庄梓源有些怨念两人的生肖都不一样,想了想拿出手机就要发消息:“那我要爷爷再去定个牛头!要跟我这个一样,也拿去开光!”
    贺盈妍都无语了,拦住他道:“别弄了,我真的不要。”
    庄梓源却固执道:“不行,你得要!这个也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福气的——唔——”
    多说无益,贺盈妍索性凑过去吻住了他。
    庄梓源这下哪还顾得上什么金豆豆金牛头,扔开手机就抱住她回吻了过去,等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分开,贺盈妍又亲了亲他的额头,把小荷包悄悄塞回了他的衣兜,温声道:“这些东西我都不喜欢,我只要你就足够了。因为,你整个人就是最大的福气。”
    庄梓源乐得发懵,咧着嘴傻笑:“真的吗真的吗?”
    “嗯,你就是我的福气”贺盈妍哄了他半天才让他作罢。
    只不过她嘴里哄着庄梓源,心神却又不住地往厨房那边飘,有些顾忌林适的反应。
    他们的动静那么大,林适不可能听不见。但他也淡定,背对着两人故作不知地整理着冰箱。
    贺盈妍其实也挺想跟他好好亲近一番的,毕竟这么些天没见了。只是他和庄梓源平时除了一起跟她上床时能相处得稍微和谐一点,其余时候这两人只要和她同时待在一块儿,那氛围都无比别扭又尴尬。
    庄梓源还能没心没肺地跟她絮叨闹腾,而林适就基本不怎么说话,总是给人一种憋憋屈屈卑微小心的感觉,让她在意又怜惜,会忍不住多分些心神在他身上,这时庄梓源就又不乐意了,瞪圆了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看着她,又让她心软得一塌糊涂。
    一碗饺子还没吃完,庄梓源又不得不先走了,他今天本来要去陈鹤林和朱玉华家拜年,来贺盈妍这边是因为他实在想得不行,就见缝插针地先赶来看一眼。
    尽管万分不愿意离开,但这是他爷爷走之前给他定的任务,毕竟两位老师平日里都对他一直很照顾。
    “我很快就回来的!妍妍等我哦!”他依依不舍地叮嘱,临出门又很是不放心地看了看林适,低声在她耳边道:“你跟他先不要,不要偷偷那个好不好?等我来了一起”
    贺盈妍好笑地敷衍着答应了。
    庄梓源走后,家里瞬间就安静下来,看着林适还在忙碌的背影,她又觉得这种气氛无比地温馨又惬意。
    她走过去抱住了他,却不想林适一转身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了料理台上。
    贺盈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困在了他的双臂间,他的身躯和气息都彻底完全地包围住了她。
    他挤进她的双腿间,与她紧密贴合,一言不发地吻着她,眼底是隐忍的偏执和占有欲,吻着吻着他嘴唇下移,埋进了她的脖颈间舔舐,又停留在那里沉沉叹了口气。
    贺盈妍感觉到了他暗涌的情绪波动,摸了摸他的头发,柔声问道:“怎么了?”
    他抬起头,默默看着她,半晌后才道:“没怎么。就是很想你。”
    贺盈妍轻笑着又吻了吻他:“我也是。”
    他又把她抱到沙发上,递给她一个盒子。
    “给我的?”贺盈妍打开,惊叹了一声。
    里面是一串用贝壳串成的风铃,每一只贝壳颜色都很漂亮,浅肉粉色,淡紫色,蓝绿色,掺杂在一起显得精致又梦幻。
    “是你自己做的?”她摆弄着风铃,认出里面有几只贝壳还是他在沙滩捡到后拍给自己看过。
    林适点头:“喜欢吗?”
    “喜欢。”贺盈妍很高兴,又调侃道:“看不出来啊,你连这种细致手工活都会。”
    林适面上带了些羞赧:“本来不会,是在网上找了教学视频学的。”
    贺盈妍笑着亲了亲他:“不愧是学霸,学什么都像模像样。”
    林适沉默了一阵,深深看着她,又颇为自嘲道:“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给不了你更好的。”
    贺盈妍一怔,隐约明白了他从刚才开始一直情绪低落的原因,大概是觉得跟庄梓源相比自己的东西拿不出手。
    她的心又软烂成了一片,起身坐到了他腿上,揉着他的脸柔声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就是最最好的了。你给的不论什么我都很喜欢。”
    “有你在,还需要什么更好的?”
    这话贺盈妍说得其实也不怎么走心,但的的确确安抚到了林适,他垂眸,掩饰住眼底的欣悦满足。
    只是这份欣悦满足在她提出要去把洗干净的饺子碗和汤盅送回楼下时,又消散殆尽。
    他没有理由阻止,只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又暗沉灰寂了下来。
    真的,不需要更好的吗?
    那他呢?你会要吗?
    应该会要的吧。
    ——————————————————
    首-发:rourouwu.de (ωoо1⒏ υi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