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两个男朋友
    贺盈妍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根本不怵他的恐怖眼神,只是指着门口冷冷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陆亦鸣:“......”
    要怎么形容这种心情呢?说是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也不为过了。
    陆亦鸣只觉得整个心都冻成了一个冰坨子,然后一个锤子猛砸下去又被击碎成了无数块,成了一地渣渣。
    他心内又羞恼又悲愤,原本恶狠狠看着贺盈妍的眼神里也逐渐蔓延起了星星点点的哀怨。
    他觉得自己也是傻逼,还追着问什么呢?傻子都能看明白,她就是把他错当成她男朋友了呗。
    这简直就是把他的尊严扔地上使劲践踏。
    最伤人的是她发现自己弄错后的反应,竟没有半分慌乱或是愧意,只有冷漠嫌恶。
    陆亦鸣满心酸楚:“你就这么对我?你到底有没有心啊贺盈妍?”
    贺盈妍顿了顿,心下也有些不忍,这事也确实怪她认错了人,但谁叫他先招呼都不打就跑她家里来呢?
    她硬着心肠道:“抱歉,是我一时大意弄错了,但我男朋友马上就要来了,我不希望他误会。你快走吧。”
    陆亦鸣一下子连跟她理论争吵的劲儿都泄了,只觉得没意思。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杵在这干嘛呢?等着看她过会怎么和她男朋友卿卿我我吗?被他们当个笑话看?
    陆亦鸣红着眼点着头,强撑着冷笑:“行,狠还是你狠。听好了,以后我再往你家里踏一步我他妈就是狗!”
    说完他把手里的碗盖往桌上哐当一扔,就往门口走去。
    一开门,就和外面正要抬手敲门的林适撞了个正着。
    陆亦鸣:“......”
    林适:“......”
    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还是林适先反应过来,原本脸上柔和期待的神情已尽数掩去,眼里多了些许戒备和冷意。
    然而语气还是淡漠且平和的:“你好。请问贺盈妍在吗?”
    陆亦鸣脑子里又是一阵轰炸。
    这他妈又是谁?
    这明显不是之前晚上带走贺盈妍的那个男朋友啊!
    他脸色更难看了,冷声问道:“你谁?跟她什么关系?”
    贺盈妍听到门口那边的动静就赶忙走过去,一看这情形就一阵头痛,怎么事情就偏偏这么赶巧呢?
    她只好先对林适招了招手:“你先进来吧。”
    林适一见她脸色就松快了许多,眼里也只能装下她了,哪还顾得上陆亦鸣,侧着身子绕过他就走了进去,熟门熟路地放下手里的东西,脱下外套,又问她:“家里有客人?”
    贺盈妍也直接无视了陆亦鸣,对林适摇了摇头:“不是,就楼下的邻居,上来送点东西,马上就走了。”
    林适点点头,摸了摸贺盈妍的脸,要不是顾忌着有这么个碍眼的外人在,他就能好好抱抱她了。
    他心头有些不满,而一转头又看见餐桌上还在冒热气的饺子,他对贺盈妍家的厨房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看那装饺子的碗和一旁的汤盅很明显都不是她家里的东西。
    他脑筋一动就猜到了个大概,也能感觉出这两人之间的怪异氛围,但她不愿说他也不会刨根问底,于是忍下了心内强烈的敌意和醋意,问她:“吃早餐了吗?我给你做?”
    这做派,简直就像是这家里的男主人似的,陆亦鸣在一旁看着只觉格外刺眼,心里直冒酸水,一时也不管刚才放的狠话了,跟进去拉住贺盈妍,气急败坏道:“他又是谁?!啊?你别告诉我就这么几天你就换人了!”
    贺盈妍甩开他:“关你什么事?你现在该走了。”
    陆亦鸣还想拉住她问个明白,一旁的林适眼神一凛,上前来护住了她,皱眉道:“别碰她。”
    陆亦鸣一看他这淡定自若且暗暗带着些宣誓主权的姿态,就更是一阵邪火直往外冲,使劲推了林适一把,狠戾挑衅道:“你又是哪根葱?我跟她的事你管得着吗?”
    林适被这猛地一下推得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客厅里的多宝格上,贺盈妍一看陆亦鸣竟然动了手,也怒了:“你是不是有病?要发疯回你自己家去!”
    “我就不!”陆亦鸣竟真像疯了似的,指着林适看着贺盈妍:“我问你,那天晚上你男朋友明明还是另一个,就这么几天功夫——你还每天都跟我在一块儿,是哪来的时间又勾搭上这么一个?啊?”
    贺盈妍懒得跟他理论,只把他往门口推:“滚出去!”
    只是陆亦鸣那么大个子哪里是她能推得动的,他又犯起了浑就是不肯走,林适直起身阴着脸正要上去帮贺盈妍,这时没关严的门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噔噔噔的急切脚步声,随即门被拉开,探进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还兴冲冲地嚷嚷着:“妍妍!我来啦!”
    玄关处正僵持的叁人看过去,一时寂静无声。
    一见到庄梓源那张傻乎乎的脸,贺盈妍就闭上了眼,只觉得头更疼了。
    您来得可真是时候......
    庄梓源一开始完全没意识到屋子里剑拔弩张的氛围,一上来就笑呵呵直奔贺盈妍身边,刚要伸手抱她又被她一个眼神瞪得停住了,这才发现屋内还有两人,他先是看到了她身边的林适,脸色就不怎么好了,眼带嫌恶地嘟囔了句:“怎么你也在啊?”
    再一看另一个,还挺眼熟,回忆了片刻便想起来了,指着陆亦鸣叫到:“又是你!你在这干嘛?是不是又欺负妍妍了?”说着他也站到贺盈妍身前作出了护着她的架势。
    陆亦鸣:“......”
    他呆滞在原地,整个人都处于当机的状态。现在就是借他十个脑袋他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之前见过的贺盈妍男朋友,和现在她又新勾搭上的男朋友,一起出现在了她家......
    那这算什么?捉奸现场?前男友现男友齐聚一堂?
    “你们......”他艰涩开了口:“这到底是在玩哪出?”
    他先后指了指庄梓源和林适,问贺盈妍:“这俩,到底哪个是你男朋友?”
    庄梓源叉腰挺胸,一脸不满道:“当然是我!上次我就告诉你了!我就是妍妍男朋友!”
    一旁的林适看了看他,没说话。
    陆亦鸣又指着林适,语气都有些颤抖了:“那他呢?”
    庄梓源动了动唇还想接话,被贺盈妍止住了,这种境况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她坦然道:“他们两个都是我男朋友,可以了吗?”
    陆亦鸣一瞬间仿佛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都石化了。
    “两个,两个......都是......”
    “你同时,跟两个人谈恋爱?”他觉得很荒谬,再看庄梓源和林适都是一副波澜不惊习以为常的样子,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们还,还彼此都知道?都愿意?”
    “对,有什么问题吗?”贺盈妍眼含讥讽,看着一脸空洞的陆亦鸣:“怎么?又要说我随便,放荡?还有没有新鲜一点的词?”
    陆亦鸣怔忪了半晌,神情僵滞地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想那么说,他之前跟她保证过,以后不会再说那样的话了。
    但他也确实有想要说的。
    他想问她,那他呢?
    他又算什么?没名没分的一夜情对象?
    旁观者?路人甲?
    他突然觉得好笑,莫名其妙地,就是好笑。
    亏得他之前还因为要做第叁者这件事又是犹豫又是纠结又是自我唾弃的,结果呢?在人家眼里小叁都根本没他的份儿,恐怕小四小五他都排不上号。
    我他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傻逼啊......
    陆亦鸣自嘲地想着,呵呵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眶又湿了。
    相比于“她喜欢另一个人所以不会喜欢我”,很明显“她喜欢很多人但就是不会喜欢我”这个认知更伤人更让他绝望。
    他不想再看眼前那叁个人之间的火光四射暧昧缠绵,也不想再问什么再说什么了,低头转身就出了门。
    今天已经够丢人的了,腆着脸自作多情不说,还纠缠不休撒泼耍赖,最后还被这荒诞离谱的现实狠狠抽了两耳光,可以说里子面子都丢了个彻底,他总得再给自己留点尊严。
    他抹了抹眼泪,跌跌撞撞地下了楼。
    贺盈妍看着陆亦鸣离开的背影,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不管怎么说,一开始她也有不对,若是发现认错人后对他态度好点,也许不至于闹成这样。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事实上很多时候,她是可以控制好情绪冷静处事的。
    尤其是对于她真正厌恶的人,她基本都可以做到无视,因为觉得不值得她去耗费半点精力或情绪,不论是正面还是负面。
    但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对陆亦鸣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相反,她应该是有那么一点在意他的。
    因为在面对他的时候,她的态度总是会更易怒更恶劣。
    她自己冷静分析了一阵,认为从根源上讲,或许她对他其实还是有些怨念的。
    可是这怨念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原本应该就像她自己说的,曾经那些事不过是小孩子小打小闹,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如此,那到底因为什么就能一直怨念到现在呢?
    她不愿再往下深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