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赏罚分明(微h)
    陆亦鸣终于意识到,贺盈妍只怕不是在跟他闹着玩。
    “你不要太过分,就不怕你爸妈知道你对我干这种事吗?”他严词厉色地威胁,但在贺盈妍看来,完全是徒劳挣扎。
    她哂笑:“你想让他们知道吗?”
    陆亦鸣沉默了。
    他不想。也不能。
    这种事怎么说出口?难道他还要当场脱了裤子给家长们看吗?他不要面子的?!
    而且他一个四肢发达体格壮硕的大男生被这么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制住后扒了裤子戴上这玩意儿说出去谁会信啊?
    连勉强能做证据的饮料都被他喝光早代谢掉了。
    贺盈妍也看透了他心里所想,慢条斯理道:“就算他们知道了,我就说是你自己觉得好玩想要戴上试试,又看不懂说明书就逼着我帮你弄上去的,也说得过去。”
    这一番颠倒黑白听得陆亦鸣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你胡说!你怎么,怎么这么能编?简直厚颜无耻!”
    贺盈妍摊了摊手:“那又怎样?你也可以编啊,看看他们会更信谁。”
    陆亦鸣一顿,如泄了气的气球般立马就蔫了下去,只觉挫败又无奈。
    一个是品学兼优性格内敛的好学生,一个是不学无术暴躁顽劣的二世祖。
    他们当然会相信贺盈妍。
    总是这样,从过去到现在,只要一对上她,他就一点胜算都没有。
    小时候便是如此,别看他总是嚣张跋扈咋咋呼呼,看似经常欺负她,但都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她只要脸色一沉嘴巴一撇他就马上怂了。
    真实情况完全是反过来的,她才是最会整人的那个,而且都是暗戳戳阴嗖嗖的那种,他脑子简单又不长记性,几乎次次中招,被坑了无数回。
    最无语的是,不管他气冲冲还是哭唧唧地去告状,都不会有人信。
    他爸还会反过来骂他:“人家妍妍那么乖!怎么可能整你?自己没用别到处胡赖!”
    哪怕有时候贺盈妍自己都承认了,被骂的也还是他:“肯定又是你先招惹妍妍的!不然她干嘛不去整别人偏偏要整你!一个巴掌拍不响!”
    这他妈上哪说理去!
    陆亦鸣一想到这些过往更是气闷不已,然而又无计可施,只好妥协:“说吧,你要怎样才肯给我弄下来。”
    贺盈妍想了想,道:“看我心情吧,你什么时候让我高兴了满意了,就给你取下来。”
    “”陆亦鸣闭了闭眼,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那我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贺盈妍摇头啧啧两声:“这都还要教,真是个蠢家伙。”
    她无视陆亦鸣快要喷火的眼睛,正色道:“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个指令你都要服从,每一个任务你都要认真完成。做错了就会惩罚,做得好也会有奖励。明白了吗?”
    陆亦鸣黑着脸不说话。
    贺盈妍眼神一沉,按下了手机里的电击键,冷声又重复了一遍:“问你明白了吗?”
    “唔——”陆亦鸣又被电得整个人一弹,像一条在旱地上垂死挣扎的鱼。
    “明白了!明白了!别他妈弄了!”他青着脸咬着牙,愤怒又无力地吼出了声。
    贺盈妍神色稍缓,起身拍了拍手:“那就好,别耽误时间了,现在赶快起来开始做正事吧。”
    陆亦鸣在地上平复了一阵心绪,忍着屈辱爬了起来:“你还想要做什么?”
    贺盈妍拍了拍书桌,理所当然道:“上课啊,我今天过来不就是为这个吗?”
    她还很温和地对他招手:“快过来坐下。”
    待陆亦鸣满心抗拒地坐过去后,她翻开了课本,挑了一首常考的七言律诗指给他看:“十五分钟内把这首诗背下来。”
    陆亦鸣已经生无可恋:“这么短时间我怎么可能背得下来?!”
    贺盈妍:“一共就八句,加诗题作者名不到六十个字,怎么就背不了?你不仅要背,完了还要默写。”
    “什么?!我——”陆亦鸣又要抗议,一看少女冷下去的脸色,又哽住了。
    他强压下满腔戾气,屈服道:“我背。”
    贺盈妍十分满意,看了看表:“十五分钟后我会考查成果,错一个字就罚一次。”
    陆亦鸣:“”
    很快房间就安静了,这回他终于老老实实地在书桌前认真学习起来。
    到了规定时间后,在贺盈妍的冷肃表情下,他面带紧张稍显磕绊地勉强完整地背完了整首诗。看她神情缓和地点了点头,他才松了口气。
    “很好,你看你这不就背下来了嘛。所以要相信自己可以的。”贺盈妍温声鼓励,接着布置下面的任务:“那我们现在——”
    “等等,”陆亦鸣突然打断:“你不是说,做得好会有奖励吗?”
    贺盈妍一愣,神色颇为怪异地看了看他:“是有。你要?”
    陆亦鸣又有点飘了,有意找茬:“当然要,你得说话算话!快拿来!”
    “好,这就给你。”贺盈妍淡笑:“毕竟我也是赏罚分明的。”
    没等陆亦鸣反应过来,她拿起手机,点开app按了几下,紧接着从他的下身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嗡鸣声。
    强烈的震感从贞操锁上传来,震得他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卧槽!你又在搞什么?!”
    他下意识就要去抓住裆部正在颤动着的东西,想止住这震感,然而很快一股异样的隐秘的快感又让他僵住了。
    下身最敏感的地方被反复刺激着,之前受到电击后就微微有些抬头迹象的性器此时更是快速膨张,大范围地接触到了震动着的金属笼内壁,那感觉更明显也更激烈。
    陆亦鸣没忍住闷哼了一声,耳尖泛红,呼吸也不禁粗重了些。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贺盈妍满眼都是兴味:“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不错?”
    “嗯不是”他神色扭曲又按捺不住地呻吟:“你快,快停下”
    贺盈妍故作疑惑:“为什么要停下呢?这是奖励啊,能让你爽到的奖励。”
    “爽你妈!”陆亦鸣羞愤不已:“我不要了!停下来!”
    “好吧。”贺盈妍一脸遗憾,从善如流地按下了暂停键。
    陆亦鸣这才又瘫软下来,一脸疲惫地喘着气。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又坐不住了,因为那地方还硬胀着,金属笼内的空间又狭小,紧紧箍制着挤压着,正勃发的性器被箍得充血发紫,让他一时兴奋不已一时又痛苦至极。
    他竟又开始渴望刚才那种强烈的震动。
    虽然太过刺激,刺激得甚至让他感到恐惧,但至少,至少可以让他不那么难受。
    “又怎么了?”察觉到他的焦躁状态,贺盈妍故作不懂地问道。
    陆亦鸣深呼一口气,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摇头道:“没什么。”
    贺盈妍却不肯放过他:“其实刚才你很喜欢吧?很舒服对不对?”
    陆亦鸣不答,脸上却已如火烧般一片绯红。
    少女的声音又低柔下来,带着引诱:“还想要吗?”
    “”
    “问你呢,想不想?”她追问着,语气却没有半点不耐,反倒带了几分娇嗔,还伸手轻戳了戳他的大腿。
    闷声不吭的少年像是被点到了什么敏感穴位,身体一震,忍不住又哼出了声,随即咬住唇满脸臊得通红。
    他的反应已经是最好的答案,贺盈妍也不再逼迫他,善解人意道:“现在再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这首诗的每个字都认真记住,然后考你默写。”
    她靠近他耳边,低声呢喃:“如果写全对了,还有奖励哦。”
    轻柔微热的气息扑得少年耳根泛痒,一直痒到了心底。
    他低下头,默默拿起了书本。
    他已经完全败在了少女手中。理智,廉耻,尊严,一个个全都被她击溃。
    命门被拿捏着,吊在空中不上不下,折磨着他又蛊惑着他,让他意识混乱,失去了正常的思考,只能任由她摆布,以求一个解脱。
    ——————————————————————
    小贺老师:哪里不会电哪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学习啦!
    小竹马:已被玩坏,勿cue
    ———————————————————————
    首-发:yuwangshe.uk (po1⒏ υi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