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狗东西 (woo16.com)
    庄梓源进校体队的过程很顺利,校长一听就十分赞成,立刻给庄梓源爷爷打了电话,商量了没多久就征得了同意。
    朱玉华得知后也没有任何异议。
    尽管当初庄梓源转过来时他爷爷只有一点要求: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在这所学校拿到毕业证就行。但她作为老师,总免不了会为学生的将来担心。
    即使他家有钱有势,但就朱玉华所知,他家的情况也是非常复杂的,不然也不会把他不远千里转到这边来上学。像庄梓源这样的孩子,以后回到那样复杂的环境又要怎么生存呢?若要走上社会又能凭借什么立足呢?
    如今在他面前有了这么一条路,朱玉华也替他高兴。
    这事最后自然是皆大欢喜。
    然而没过多久就有人不欢喜了——一周后,脚伤痊愈得差不多的庄梓源进了体育队开始训练,第二天就闹着不干了。
    刚开始他还是兴高采烈地去训练来着,陈鹤林带着他练了一天,第二天上午又训练了半天,等吃过午饭再去找他时他就一脸的不乐意了。陈鹤林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了训练场上,让他跑他也不肯动。
    陈鹤林满头雾水,不明白他这是怎么回事,问了半天他也不说话,就垮着批脸杵在那里。
    陈鹤林一阵头疼。
    当时发掘出庄梓源时他还美得跟什么似的,尤其是知道他文化成绩全科零蛋后,更是觉得这就是天生的体育胚子,当初没能吸收林适进体育队的遗憾瞬间就圆满了,他都恨不得仰天大笑叁声,感谢老天的馈赠。
    现在看来,这哪是馈赠,这他妈就一祖宗!
    他想起领走庄梓源时朱玉华那一长串什么要温柔要耐心不能粗暴之类的叮嘱,又想起自己当时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在心里默念:要温柔要耐心要温柔要耐心……
    他摆出了这辈子最温柔的神情,拿出了这辈子最大的耐心,拎着庄梓源退到了场地边上,一老一少蹲在那儿,想要交交心。
    陈鹤林问:“怎么又不肯练了?昨天不都还好好的吗?”
    庄梓源闷着脸不答。
    陈鹤林把声音放得更和缓:“是不是觉得运动量太大?太累了?但你进来得太晚,又没有经过系统训练,肯定得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恶补……”
    庄梓源还是没反应,只抬起头往教学楼那边看了一眼。
    陈鹤林:“……直说吧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庄梓源摇了摇头。
    陈鹤林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那你他妈到底是为啥?啊?大老爷们儿别磨磨唧唧的有事儿说事儿!”
    庄梓源蹲那儿沉默半晌,一脸郁卒道:“我想回去……”
    “回去?回哪去?”陈鹤林一脸懵逼。
    “回教室。”庄梓源又往教学楼那边看了看。
    陈鹤林一听,以为他果然还是嫌训练太累,吃不了这个苦,气恼道:“你现在回教室还能干嘛?混日子?”
    “我不混,我回去学习。”庄梓源小声嘟囔道。
    “……”陈鹤林一梗,脸上表情顿时五彩缤纷:“你再说一遍,你要回去干嘛?”
    “学习。”
    陈鹤林给气笑了,阴阳怪气道:“怎么的?合着我拽您来训练是耽误了您考清华北大呗!”
    庄梓源摇摇头:“我不考清华北大。”
    陈鹤林:“哟,清华北大都不考啊?不喜欢呐?”
    庄梓源听不懂他话里的讽刺内涵,只摇头不答。
    陈鹤林已是满肚子躁意,挥了挥手:“行行行,你现在就给我滚回去学你的习!我他妈倒要看看你最后能考出个什么jb玩意儿!”
    庄梓源起身,顿了顿又转头看着陈鹤林幽幽道:“教练,不可以说脏话的。”
    “……”
    “滚!!!”
    “哦。”
    庄梓源转过身,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笑意,毫不留恋就朝教学楼走去,没走几步竟然还跑了起来。
    “嘿!这狗东西!”陈鹤林瞪着他轻快的背影,都要糟心透了,气得踹倒了一旁的跨栏。
    ————————————————
    傻源:回去找脑婆噜!
    ————————————————
    首-发:po18vip.de (woo16.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