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我想舔你(微h,100珠加更)
    贺盈妍急匆匆带着庄梓源到了医务室,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她这才想起今天运动会,学校在运动场外设了临时医疗处,校医自然在那边候着。
    她正要和庄梓源再转头去运动场那边,没走几步就遇上了正要回来补充药品的校医。
    校医一看庄梓源的脚就知道他伤的不轻,连忙让他们进了医务室给庄梓源看伤,好在他那双鞋的鞋面有一定厚度,钉子没扎很深,也没伤到骨头,但脚趾和脚背上都扎破了皮,流了很多血,也算比较严重了。
    校医给他消了毒上了药,包扎好后又叮嘱他迟些一定要去医院打破伤风。等一切处理好后,操场那边又有学生来催,校医就让贺盈妍陪着庄梓源在医务室休息一会,自己先离开了。
    此时医务室只剩下他们两人。
    贺盈妍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少年,问道:“不就跑个步吗?怎么会搞成这样?”
    庄梓源抬头满眼无辜又委屈:“刚才跑完后被赵学宇踩了一脚。”
    贺盈妍沉下脸。果然又是这个赵学宇!
    她心里又是气恼又是自责,想着当时自己要是不那么杯弓蛇影非得回教室确认就好了,就在终点线等着看着,说不定还能阻止一下。
    想到这她又恨庄梓源的傻气:“你就站那给他踩?躲都不知道躲一下?”
    庄梓源张了张嘴,却又不作声,只耷拉下了脑袋。
    贺盈妍看着更来气:“而且受伤了你第一时间就该赶快去找校医啊,还跑回教室干嘛?嫌血流得不够多是吧?”
    庄梓源眼圈泛红,定定看着她道:“我忘了,我就顾着找你。”
    贺盈妍:“.......”
    她觉得她快要被这人磨得没脾气了。
    “怎么就会忘了?明明一直在流血,你都没感觉到疼吗?”
    “感觉到了。”庄梓源垂下眼,声音闷闷的,委屈又可怜:“疼的。”
    看他这副样子,贺盈妍心里又是一紧,说话语气都不自觉地放软了些:“赵学宇为什么要踩你?是故意的对吗?”
    如果他是恶意伤人,那这次怎么都不能放过他。贺盈妍想。
    庄梓源迟疑着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贺盈妍不解,皱眉道:“到底是还是不是?这事很恶劣知不知道?你要说清楚我才好去告诉老师。”
    庄梓源看了看她,眼神有些闪躲,又垂下眼瘪了瘪嘴角似乎快要哭出来:“是,但是......我先动了手抓他衣服.......”
    贺盈妍震惊了,都没能控制好表情,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你先动的手?”
    庄梓源点了点头:“嗯。”
    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庄梓源居然会跟人动手打架?!
    贺盈妍半天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
    庄梓源压低了眉毛气鼓鼓道:“因为他说你坏话。”
    贺盈妍愣了愣,没想到原因会是自己。
    “说我什么了?”
    “他说你耍我玩,还说你,说你.......”庄梓源顿住了,一脸恼意,
    “什么?”
    “装.......装.......”庄梓源梗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摇头道:“我不能说,那是脏话,我不可以说脏话的。”
    贺盈妍大概猜出是什么了,也就不再问了,只是心下有些感动又有些无奈,没忍住拍了拍他的脑袋:“傻子,就为这点小事你跟人动手?”
    庄梓源认真道:“这才不是小事,你明明没有耍我玩,你是真的对我好,我知道的,所以我很生气他那么说你!”
    “那也不能跟人动手打架,而且你先动的手,那就算现在受伤的是你你也理亏知不知道?以后不许这样了。”
    庄梓源颇有些不甘地点了点头,随即想起了什么,又开口道:“贺同学,你知不知道舔狗是什么意思啊?”
    贺盈妍一怔:“什么?舔狗?”
    “嗯,也是赵学宇说的。”庄梓源点点头:“他说我是舔狗,还说我舔你.......可我不是狗,我也没有舔你啊,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呢?”
    他的脸上满是困惑和天真,说出的话却带着暧昧和潮湿。
    莫名地勾人。
    贺盈妍一阵心悸。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回忆起刚才在教室里,庄梓源捡起地上的跳蛋时的情景。当时她明明大脑一片空白,心也是乱的,却诡异地记住了那个画面:跳蛋在他青筋凸起的手掌中,粗大的指节包裹着那枚粉嫩的小巧的椭圆球状物,有种难言的淫秽肉欲——偏偏拿着这东西的人却是一脸天真懵懂。
    怎么能这么的单纯,又这么的性感呢?
    就好像一片干净平整又洁白的雪地,让人总有一种想要踏上去弄脏弄毁留下自己印记的欲望。
    她想起庄梓源说赵学宇那帮人逼他看小黄片,又想起操场上那个搭讪庄梓源还送他水的小女生。
    再看着庄梓源那双明亮透澈的眼睛。
    是的,真像一片雪地,然而这份洁白留存不了多久的。
    迟早会被染黑被毁坏的。
    也许是被某些肮脏猥琐的男生,也许是被某个漂亮温柔的女生。
    他迟早会明白人心卑劣,会感受情欲风月。
    迟早都会被人教坏的。
    ——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她呢?
    贺盈妍这样想着,刚才在看台上那股被压制下去的欲望又开始喧嚣躁动。
    那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情欲,还有深埋在她骨子里的占有欲和破坏欲。
    她就是控制不住,就是想要弄脏他。
    于是她没有回答庄梓源的疑问,只反过来问他:“那你想舔吗?”
    “啊?舔什么?”
    “......我。”
    庄梓源皱眉想了想,脸上显出些疑惑和惊讶。
    贺盈妍看着一脸懵懂的少年,不打算再放过他。她站到他面前:“把手伸出来。”
    庄梓源听话地伸出手,她拿起来,轻轻抚过宽大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粗粝的指尖,以及手背上虬结膨张的青筋。
    她发现他的手上有一些细微的擦伤,点了点:“怎么弄的?”
    “.......是,是刚才被踩了后摔倒时弄的。”庄梓源红了脸,眼里却闪着光,满是欣喜和顺从。
    这是他们第一次肌肤接触。
    贺同学摸他手了!
    庄梓源暗暗雀跃着,下一秒,他就看见贺盈妍低头凑上去,伸出了舌头,舔了舔他手上的细小伤口。
    他的身体僵住了,随着她的舔舐一阵阵轻颤。
    “就像这样。”贺盈妍抬眼看他。
    “你想这样舔我吗?”
    她说完后继续用舌头舔舐着他的手指。
    少女的脸庞清丽又干净,神情仍是一贯的淡漠自持,眼底却如黑沉沉的沼泽,弥漫着黏湿的气息,勾着人陷下去就再无法挣脱。
    庄梓源愣愣看着她,眼中原先的疑惑和惊讶逐渐消散了,只剩下痴怔。
    湿热的唇舌裹上指尖,弄得上面的伤口酥酥麻麻的,又疼又痒,好磨人,但又好舒服。
    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想。”
    他急促喘息着,眼底也暗沉了下来,纯真被染上了情欲。
    “我想舔你,贺同学。”
    他的神色却是无比的认真。
    ————————————
    傻源走的就是现在流行的纯欲风(不是)
    下一章就能吃肉末喝肉汤啦
为您推荐